En

媒体关注

2021年10月11日
【科技日报】祖国的这两件事 李政道心之所系

本报记者 陆成宽

走进中科院高能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看起来像太极图的“物之道”雕塑。这件雕塑作品由著名华裔物理学家李政道先生创意,2002年以来一直矗立在高能所大院门口,诉说着李政道与中国高能物理事业的密切联系。

10月10日,中国物理学会高能物理分会“庆贺李政道先生九十五华诞”学术报告会在高能所举行,多位院士专家现场回忆了与李政道先生的过往。让人印象最深的是,李政道先生为推动中国高能物理事业发展和培养青年科技人才作出了巨大贡献。

1956年,国际高能物理研究刚刚进入第一代大型加速器实验阶段,我国就提出了建造一台高能加速器的设想。但是中国的高能加速器计划却经过二十多年“七上七下”的曲折,直到1984年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破土动工才真正起步。

“可以说,没有李先生的远见卓识和不懈努力,就不会有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建设和成功。”中科院高能所原所长、中科院院士陈和生说。

事实上,李政道支持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承担了巨大的压力和风险。“在几乎完全没有基础的中国高能物理和加速器界,建设亮度比美国正负电子对撞机SPEAR高一个量级的正负电子对撞机,在许多人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中科院高能所所长、中科院院士王贻芳说。

但是,李政道押上了自己的声誉,全力投入到这项事业中。

此外,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重大改造工程以及大亚湾中微子实验等项目的建设,李政道也给予了大力支持。

1974年,李政道第二次回国访问。“他先在上海参观了复旦大学和上海芭蕾舞学校,目睹了当时祖国人才断档的严重危机。”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中科院院士张杰介绍。参观后,李政道写下了《参观复旦大学的一些感想》。

李政道在文中建议:中国要富强,就要重视基础科学的发展,要从培养人才做起,下决心培养一支少而精的基础科学人才队伍。随后,李政道通过周恩来总理向毛泽东主席上报《关于培养基础科学人才的建议书》。毛主席非常重视这件事,于5月30日接见了李政道,并采纳了他的一些建议,促进国内教育事业部分恢复。

1978年3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了第一个“少年大学生集中培养基地”,简称“少年班”。然而,李政道认为,只有中科大“少年班”是远远不够的。“他希望,打破不重视培养基础科学人才以及其他各类人才的状况,使全国各类人才的培养步入正轨。”张杰说。

1979年,李政道又多方奔走,发起了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CUSPEA)。该项目送出的915名CUSPEA学子中,如今已有12位科学家成为院士,约300多人在国际科学技术组织中任职,100余人次获得各类国际科技大奖,400多位成为高科技发明家和企业家。

《科技日报》(2021年10月11日3版)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21-10/11/content_522945.htm?div=-1

相关新闻
新华网合肥6月29日电(李东标)他被称为“科学之光” “知识分子的典范”,他的名字被用来给小行星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