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媒体关注

2021年09月30日
【解放军报】一只皮质的公文包

本报记者 程 雪

两具烧焦的遗体紧紧抱在一起,身上的夹克已经烧焦一大半,遗体僵硬得像雕塑一样。

人们费力地将两具遗体分开,发现一只皮质的公文包夹在他们胸前。打开公文包,一份热核导弹试验数据文件完好无损。

1968年12月初,一架从青海某基地飞往北京的小型飞机将要降落时,突然失去了平衡,摔在了机场附近的玉米地里。救援部队紧急赶赴飞机失事现场,经仔细辨别后确认,牺牲的两个人,是“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和警卫员牟方东。

胸中有誓深于海,愿将所学报祖国。当年的郭永怀也走过钱学森的路,他拒绝美国军方邀请,回国投身核弹事业,在清华大学设立工程力学研究班和自动化进修班,为国培养尖端国防科技人才。“两弹一星”元勋中,横跨核弹、导弹和人造卫星三个领域的,只有他一人。

人不在了,数据还在。目睹飞机失事现场的这一幕,救援人员皆放声大哭。生命最后一刻,郭永怀考虑的仍是国家的利益,他选择用生命保护自己的“至爱”。

那是一份至关重要的数据。郭永怀去世22天后,按照这份数据,中国第一颗热核导弹试验成功。

这一幕,被搬上了话剧《今夜星辰》的舞台。2020年底,这部围绕“两弹一星”元勋郭永怀事迹创作的话剧,在安徽大剧院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连续演出四场,场场掌声不断、泪水不断。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生李雪感动地说:“郭永怀以身报国的精神,是对我们年轻人最好的教育和启迪。”

飞机刚刚失事那几天,郭永怀的邻居,常常听到他的女儿郭芹,弹奏《红灯记》里的唱段:“我爹爹像松柏意志坚强,顶天立地……”

由于长期从事绝密工作,郭永怀和家人聚少离多。一次,年幼的女儿过生日,小女孩儿撒着娇向父亲要礼物。郭永怀满怀歉意地指向天空,“以后天上会多一颗星星,那就是爸爸送你的礼物。”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2018年,国际小行星中心发布公告,正式将编号为212796号的小行星,命名为“郭永怀星”。

今天,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大楼三层,还一直保留着郭永怀的办公室。往来于此的人,都会记得那只皮质的公文包,会记得53年前的那天,有一位科学家,在生命的最后10秒钟,抱紧了以身许国的忠诚。

《解放军报》(2021年9月30日5版)

http://www.81.cn/jfjbmap/content/2021-09/30/content_300103.htm

相关新闻
新华网合肥6月29日电(李东标)他被称为“科学之光” “知识分子的典范”,他的名字被用来给小行星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