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媒体关注

2021年03月30日
【新安晚报】“打卡”中国科大最美樱花大道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讯 春风十里,整条樱花大道樱花初绽,又是中国科大一年一度的赏樱季。

从东区黄山路大门进来,右手斜向,进老北门向南,到教学一楼200米左右的玉泉北路两旁,100多株日本晚樱盛开,粉红色的花朵簇拥在枝条上,娇艳欲滴,随风轻舞,如漾动的朝霞,令人流连忘返。路的西侧中间,有一株罕见的绿色樱花,以其“万红丛中一点绿”的独特与娇贵,不少师生缓缓漫步于花海,一步一景,每一帧都如诗如画。

因为疫情原因,这两年科大的樱花并没有向社会公众开放,但市民们仍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云赏樱”,领略这份春日的馈赠。

记者询问了多位科大人士,发现科大关于樱花的沿革,一直没有特别明确的记载。但两者之间若是从时间线上来追溯,在科大官方网站上刊登的早年的一篇校内人士的回忆文章中,可以读到一些端倪。“在我的记忆里,校园里最早的两株樱花是1988年9月20日科大30周年校庆那天栽下的,那是前来致贺的日本东京大学校长有马朗人送给学校的特殊礼物,就种在东区郭沫若广场北侧的草坪里,直到现在依然长得很好,每年都有一次短暂而热烈的绽放。”该人士写道。

又是一个春季来临,科大校史馆的丁兆君老师在这个樱花季向关心科大樱花的朋友们不断的讲解这些樱花的来历。在他的印象中,1990年代后期的时候,校园里的樱花渐渐多了起来。玉泉北路老北门到一教这段百米长的路段两旁,栽上了数十株日本晚樱。

“因为这一带两边的行道树是老合肥师院留下来的,学校里有个苗木班子归后勤管理,后来重新绿化,就买了几十棵日本晚樱。”丁兆君老师回忆,当时是否有意从品种上去购买这些晚樱已经语焉不详,但是其中竟然有一株绿色樱花,的确是意外之喜。根据校友们的回忆,再后来,校园里物理楼、老校医院、家属区等处也陆续有了樱花的身影。丁兆君老师说,到2000年以后,学校的花木班子开始有计划的把校园里的其它樱花树移栽到这里,“攒着攒着就有了一百多棵。”

随着岁月静流,人们发现,这些原本不起眼的樱花树慢慢长高长大,变得风姿绰约,繁花满枝头,于是“樱花大道”的美名不胫而走。随着樱花大道的美名远扬,来赏花的市民也一年多过一年,给原本宁静的校园带来几分喧闹和困扰。

“曾经也有人提出应该封闭校园,拒绝市民赏花,或者参照其他高校做法,通过出售门票的方式限制人流量。”丁老师说,不过学校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依旧在樱花盛开的时节开放东区北大门,将其视为服务社会的方式。根据校友们回忆,樱花季学校还曾组织离退休老师在樱花大道上维持秩序、提供游览服务。有的学生还特意制作了“赏花地图”,以方便爱花的市民“按图索骥”。

这两年,人们对樱花大道的热情依然高涨,虽然不能亲临现场,但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领略着它的美好。记者在这篇校内人士回忆文章的结尾处看到,“有朋友曾问,是谁在十几年前筹划了这条樱花大道?我坦白地说不知道,因为当初确实没有人将它当成一件大事来做郑重的策划和决策。或许可以说,它其实并非刻意而为的结果,而是一种自然的孕育和成长过程。就像这个校园里的许多研究者,扎根在这片丰沃的学术土壤之中,自由自在地舒展着自己,绽放着自己,渐渐地,便独木成林,聚水为渊,成就了学术创新的高原。”

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新闻记者 余康生 顾亦飞 陈牧

安徽网2021年3月29日

http://www.ahwang.cn/newsflash/20210329/2213845.html

相关新闻
中国科大汪义丰教授团队利用自旋中心转移(Spin-center shift)机理,从廉价易得的三氟乙酸衍生物出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