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媒体关注

2021年03月02日
【瑞安日报】厉害!26岁瑞籍数学家陈杲攻克世界难题

记者 欧苗苗

26岁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几何与物理研究中心特任教授陈杲完成的论文《J方程和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日前在世界知名数学期刊《数学新进展》在线发表,引发国际数学界的关注,被美国科学院院士劳森等人第一时间引用。这一消息引来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国日报、光明日报等媒体大咖的关注,第一时间截屏“瑞安发布”微信公号的相关内容,并注明陈杲的家乡——浙江温州瑞安。网友纷纷点赞说,这才是“全村的骄傲”,并好奇陈杲的成长历程。

昨天上午,记者联系上陈杲,他很忙,但还是忙碌中简单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感受。陈杲说,最近都在忙于后续研究,之前已婉拒了多家媒体的采访,但接到家乡媒体来电,还是很开心、也愿意与家乡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很高兴自己取得了数学新进展,最近会很忙,随后就是要依托中科大几何与物理中心,面向全球招聘博士和博士后,组织研究团队。我们希望在数学方面,出更多的成果。”

随后,记者相继采访了陈杲的父亲陈钱林及其初中和高中班主任,听听他们讲述陈杲的成长历程。

对数学情有独钟

从小注重独立人格培养

原安阳实验小学校长、目前担任广东顺德碧桂园实验学校总校长的陈钱林,向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教育理念。

陈钱林说,当前中小学教育,在自然属性的健康和社会属性的成功方面已经得到高度重视,薄弱环节在于精神成长与独立人格。因此引领孩子精神成长,培养孩子独立人格,是当前教育的重点。

那么,作为家长,正确的家庭教育应该是怎样的呢?陈钱林说,家庭教育的核心是自律、自学、自立。

陈杲有个双胞胎姐姐,在学业上也很优秀。在教育上,陈钱林把家庭教育的战线拉长拓宽,从幼儿时期就着重两个孩子良好习惯的培养。陈杲姐弟从上小学开始,一直到初中、高中,都以半学校半在家自学的方式学习。

在小学刚开始自学时,两个孩子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并不出类拔萃,语数外也就90分多一点,跟班上别的动辄考满分的孩子比起来,差距还是明显的。

但陈钱林更看重的是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他相信随着孩子能力的提高,以后成绩会有比较大的提升。“孩子的学习,宏观上要听老师的,微观上要自学。为什么要听老师的?因为学科知识都有体系,如果没有老师的宏观引领,那么学习就容易走弯路。为什么要自学?因为它既能帮助孩子找到最佳的学习方式,又是培养孩子学习能力的重要途径。引导有条件的小学高段和初中年级的孩子尝试自学,是家庭教育的智慧,帮助孩子进行数学自学更值得探索。”陈钱林说。

果然,随后的一学期,两个孩子的成绩就明显提高,并且在之后一直维持在那个高度。

市民黄先生也看到了有关陈杲的新闻,他告诉记者,他曾经是陈杲的父亲陈钱林的同事,双方在平阳师范毕业后曾一起在塘下小学共事过。一次,黄先生在陈钱林家见到了3岁的陈杲,只见他用很多火柴杆摆了好多数字的题目,做加减法,很专注。“我对数学也是情有独钟,所以当时看到地上那么多火柴杆,非常惊奇,就觉得这孩子很爱数学。因为一般同龄的孩子是在玩玩具、看图画书或者看电视。”这个小时候的成长片段,记者也在陈钱林处得到了证实。

小学跳级10岁上初中三年学习只上文科

“他是个宝。”采访中,陈杲的初中班主任、安阳实验中学教师娄胜文滔滔不绝,并流露出自豪。他形容陈杲就是一个宝,并心疼他瘦小的身躯,希望他在忙着学术研究的时候,能多爱自己一些,多吃饭,多吃补品,多锻炼。

谈起陈杲,娄胜文的记忆很深刻。娄胜文说,当年初一开学,刚见到瘦小的陈杲时,还以为他走错了校门,后来了解情况后,娄胜文格外关照他。那个时候,陈杲才10岁,同龄人应该还在读小学四年级。一次早操,陈杲下楼去操场时滑了一下,娄胜文让他回教室休息,后来发现陈杲一个人在教室里跟着广播在做操,很受触动。

陈杲作为学校特殊培养的学生,老师们都认为他是个自学型学生。那时候,他看上去很瘦小,学校给予了额外的照顾,他只需要上午来学校上语文和英语课,下午就待在家里自学理科。平常,陈杲也没参加学校开展的数学培优班,但每次参加培优考试,他的成绩基本都是第一名。

娄胜文举例:一次,温州一中数学教研组组长来学校上课。在解析一道题目时,陈杲用了一个新思路解题,这让那位老师很惊诧和兴奋,直接中途停止讲课。随后,两个人花了两个小时来讨论新解题思路,两个人讨论得兴致勃勃,犹如知己。

因为在理科上的“不同寻常”,陈杲平时写作文思路很清,有条不紊,偏理性,平常说话也非常有条理。在语文课上,如果回答老师的提问,他站起来会分一、二、三等几点来回答,而且回答完第一点,会停顿一下,再继续回答第二点。这样可爱的他,总是迎来周边同学对他的关注,也让老师们很喜欢。

14岁参加高考

超出全国重点线84分

“他确实是个有天赋的孩子。”陈杲曾经就读的瑞安中学班主任苏香妹说。2006年,12岁的陈杲获得了全国奥数竞赛一等奖,在瑞安中学开始了高中生涯。

苏香妹说,陈杲自进校以来,学习很是独立和自律。因为跟15岁的同班同学比起来,他小了3岁,得到老师更多的关爱。学校也会给予更多的照顾,考虑到他的个性化发展,允许他不来早自修,这样可以多睡一会儿,也可以不用交作业,因为常规作业已经满足不了他对知识的渴求,学校会让他有更多时间来完成自己喜欢的更难更有挑战性的题目。

因为年龄差,陈杲和同学们话题很少在同一频道上,但每次遇到疑难题目时,陈杲会很乐意分享解题思路。他娓娓道来的分析,让同班的“哥哥姐姐们”忍不住崇拜他。

此外,因为他年纪小,运动能力跟不上其他同学,苏香妹就给他定制了针对性的运动方案,并不断鼓励他。陈杲凭着不认输的毅力,很快就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在运动方面进步很大。

短短两年的高中时间,探索精神在陈杲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苏香妹说,从小陈杲就立志要成为一名科学家,如今他做到了。

上了高中后,娄胜文还一直和陈杲联系,总叮嘱他多吃饭多吃有营养的食品,让身体更强健。2008年,在读完高二时,陈杲提前一年参加了高考。他告诉娄老师,自己还没学完高三的书本,就先试着考考看,没想到那一次数学考出了137分的高分,总分高出了全国重点线84分。“当年数学是历届来最有难度的一次考试,但陈杲说,数学越难,他越能考好。” 娄胜文还记忆深刻。

就这样,陈杲考入了中科大少年班,少年班在教学模式上,教师只是提纲挈领地讲些重点,主要靠学生自学。这种模式正好适合他的特长,他选择的最喜欢的数学专业,又擅长自学。毕业时,他以数学系第一名的成绩,获得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攻读数学博士的全额奖学金,师从微分几何世界最高奖维布伦奖得主陈秀雄教授。

2012年陈杲赴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攻读数学博士。2017年博士毕业后历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博士后,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助理教授。2020年,他被聘回归母校中科大任职,2021年加盟中科大几何与物理研究中心。

当陈杲第一时间把回国工作的消息告诉娄胜文后,这位在教坛有着几十年教学工作的老师激动地回复了信息:“回来为国效力,老师很开心,你也为留学国外的学子带了一个好头。”

[相关链接]

陈杲的研究成果是在稳定的前提下,解出陈秀雄和唐纳森独立提出的J方程以及丘成桐等人提出的超临界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的变形,在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和凯勒-爱因斯坦方程之间建立起了桥梁。审稿人表示,“陈杲引入两个大胆的想法,解决了两个重要的方程,类似的结果极为罕见”。

这项成果属于复微分几何研究范畴,该领域有两个来自物理学的方程至关重要,一个是成为量子力学标准模型的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另一个是和相对论紧密相关的凯勒-爱因斯坦方程。在稳定的前提下求解这两个方程,一直是复微分几何界的核心任务。

1977年,丘成桐解出零曲率的凯勒-爱因斯坦方程。1985年,唐纳森、乌伦贝克和丘成桐在稳定的前提下解出厄米特-杨振宁-米尔斯方程。2012年,陈秀雄、唐纳森和孙崧合作,在稳定的前提下解出正曲率凯勒-爱因斯坦方程。

据了解,《数学新进展》是国际数学界最权威的期刊之一,与《美国数学会杂志》、《数学学报》、《数学年刊》一起并列为世界四大顶尖数学期刊。

《瑞安日报》(2021年3月2日3版)

http://www.rarb.cn/html/2021-03/02/content_326611.htm

相关新闻
中国科大汪义丰教授团队利用自旋中心转移(Spin-center shift)机理,从廉价易得的三氟乙酸衍生物出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