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温炉杯酒欢 2018-06-08
 
葛亚夫
 

一场大雪,火了白居易。遍地网红时代,“诗魔”醉醺醺的刷屏,却也满满的正能量。

白居易咏雪无数,更是在《对火玩雪》中真情表白:平生所心爱,爱火兼怜雪。火是腊天春,雪为阴夜月……风花雪月齐聚,良辰美景,岂能孑然辜负。怎么助兴呢?你懂的。白居易也明知故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火炉燃春,雪光升月,北风开花。看雪寻花玩风月,这是白居易约酒的标配。

所以,当雪花轻叩院门,白居易就开始烧炉,温酒,约酒。在他用雪堆砌的诗句里,满是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的酒友:刘二十八、李郎中、李给事、李中丞、王二十二……他的劝酒词更新颖:新雪对新酒,忆同倾一杯。新年新气象,啥都不说了,来!哥们炸一个!

一个“倾”,霸气侧漏,俨然“酒中八仙”的风度。在唐代,要是不饮酒,都不好意思写诗;要不醉成鬼,都不好意思称诗人。三个大腕,“诗仙”喝到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诗圣”喝到狂,“酒渴思吞海,诗狂欲上天”;“ 诗魔”喝到痴,自谓醉饮先生。

白居易不仅善饮,还身体力行,酿酒。他给自家酒的广告写道:开坛泻罇中,玉液黄金脂;持玩已可悦,欢尝有余滋;一酌发好客,再酌开愁眉;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活色生香,功效齐全,修身养性。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晚来天已雪,能约一杯无?

约!约!花下觥筹游,雪中杯酒欢。夜雪有佳酿、佳趣,幽人都争着走出书帷。

最积极的,是铁杆酒友刘二十八,刘禹锡。诗写到“诗豪”的份上,刘禹锡酒量差也差不到哪去!这不,洛阳又下雪了,来一场小饮呗:同为懒慢园林客,共对萧条雨雪天。小酌酒巡销永夜?大开口笑送残年。喝一个通宵,叫小酌,那大酌,该是怎么个喝法呢?

不管怎么喝,和老友就喝个开心,物我两忘。但老友不在呢?喝个不期酒,也惊喜。

大雪封门,酒无知己。门响,喜见李郎中,“可怜今夜鹅毛雪,引得高情鹤氅人”。邂逅酒友,雪也可爱了,“十分满盏黄金液,一尺中庭白玉尘”。畅饮,劝酒,“红蜡烛前明似昼,青毡帐里暖如春”,所以,“对此欲留君便宿,诗情酒分合相亲”。还是小酌一夜的节奏!

怎不辜负年华?白居易说:通宵达旦,饮酒。无人来饮,我就携酒去。他《和李中丞与李给事山居雪夜同宿小酌》:一盏寒灯云外夜,数杯温酎雪中春。这喝得哪是酒?是芳华!

当然,也有约不上酒的时候: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万籁俱静,身心俱冷,寂寞满炉灰,顷刻堪愁绝。此时,身前身后事,皆如雪花穿庭过。“回念入坐忘,转忧作禅悦。平生洗心法,正为今宵设。”那些酒事,也成了岁月的消毒剂。

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谁又不是呢?下雪了,约个酒,也不啻人生一剂温暖的药。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