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书桌 2018-05-02
 

   邵帅

 

    这段时间一直在敲论文,总是敲着敲着就刷起了微博,总觉效率不高。想找个没网的地方专心敲文章,却发现美国大学里遍地wifi,不由得怀念起科大没网的日子了。

那时候,科大不光宿舍没网,一些教学楼也没网。尤其是五教,不仅没网,连电源插口都没有,加之五教位置偏僻,所以去五教自习的人一向不多,容纳三四百人的大教室有时候只有五六人。这种略显孤寂的地方断不会有小情侣约着一起来自习,但这种环境却恰恰是我最喜欢的。记得那时,每到周末或其他没课的日子,一觉醒来十点多,吃个早午饭,把手机扔宿舍就奔了五教。到五教后,我先去看我的“专座”是不是空着,当年我从5101教室的第一个座位一路自习到5507的最后一个座位,才挑选出了这个不论采光、通风还是人体工程学都完美切合我要求的座位。要是怡好我的“专座”方圆五排五列恰巧都没人的话,那我肯定就会美美地自习上一整天了。大概自习到傍晚六点,在东活美广食堂吃过晚饭,我便会独自去眼镜湖边散散步。这时天已渐黑,天边的晚霞伴着湖面的微风,总能让人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中。随着夕阳完全落下去,我的大脑也在黄昏的这份安宁中得到了充足的放松,我便又折回到五教那张书桌前。等到晚上11点刚过,五教的保安大叔就会来赶人了,我的同学赵辉往往也在五教自习,这时就能看到他也被赶出来了,偶尔也能碰到另一个同学岩帝,我就跟着他俩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穿过五教前的小树林,一同走在回宿舍的小道上。途经风味餐厅,我总会多花上一块钱,要个加俩肠的杂粮饼边走边吃,赵辉一直喊着减肥,所以他买杂粮饼从来只加一个肠,有趣的是每次还没吃完,他便折返回去,再要一个杂粮饼,还是只加一个肠。

回到宿舍,一般放下书包我就直奔三楼东头的洗漱间,这时我们华罗庚班开讨论会的时间要到了,会议议题通常只有一个:这次作业怎么做?若是有大神已把作业里的难题做出来了,我们大家必定会膜拜一番,然后讨论也就变成了该大神的个人秀。否则的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往往也能得到一个听着有点道理的答案,大家也就假装做出来,心满意足地散了。睡得早的直接洗漱睡觉去了,而我这种睡得晚的,则会冲个美美的热水澡,然后躺床上看美剧《老友记》。一开始看《老友记》美其名曰为了练习托福口语,最后《老友记》看了三遍,我托福口语也没上二十分。通常看到一两点时,就准备睡了,我的室友一鸣往往喜欢躺床上看小说,要是此时他也还没睡,我们俩中肯定会有一个人爬下床走到对方床头,贱兮兮问要不要一起去上厕所,直到把对方催下床为止。要是一鸣睡了,我一般也就憋着了,这样第二天还能起得稍微早一点。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被憋醒后,目送我的学霸室友在晨风中骑着自行车去西区上课,我会再爬上床来个回笼觉,醒来肯定又是十点多了,吃完饭便又去五教了。

     后来大四交流去了中科院大学,再后来到美国读起了博士,差不多已有四年没在五教美美地自习上一天了。想想还是很怀念五教里那张安静的书桌。

                                                                                                                              (作者系我校2010级校友)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