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为什么你就是不会发红包呢? 2017-05-12
SA16216  朱宝华
 

春节期间的“集五福”着实让支付宝持续大红大紫。那阵子,集福卡是每天必做的功课,于是乎,妈妈每天都能见到一个找福,写福,扫福的我。一天,妈妈凑到我身边来,看我沉迷手机无法自拔,于是小心翼翼地让我教她发红包。

妈妈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人,对互联网时代这些智能产品总是胆战心惊,自以为很不安全,所以并不会发微信红包。为此,我决定当一回妈妈的老师,教她掌握这个“幼稚”的技能。

首先,我给她发了一个红包。妈妈简单轻松点击就领取红包了。我一边疯狂地刷着我的手机,一边告诉妈妈红包里的钱存在哪里,怎么查看如此云云。妈妈确认一下之后,让我继续教她怎么给别人发红包。那会我正和一个不太熟悉的同学交换福卡,聊得水深火热,随口说第二晚继续教她,便打发妈妈走开了。

第二天晚上,妈妈过来了,我那会儿追韩剧,追的少女心泛滥成灾,简直没心情顾上妈妈,所以又把她打发走了。

拖延症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到最后,我压根儿忘了这件事。就这样,这事儿一直搁着。

后来,我开学,妈妈北上工作。

一天晚上,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当天我又抢到了一些红包。突然就想起了要教妈妈发红包的事儿。于是就在电话里兴致勃勃地教妈妈发红包。我一步一步地教,差点就写个说明书画图说明了,可是妈妈愣是一个红包都没发出来。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平时我发一个红包一秒钟就可以搞定,可是妈妈十分钟都还学不会。我耐着性子再教一遍,最后还是失败,立马就火了——“你怎么就这么笨啊!别的妈妈都不像你这样的。”随便敷衍了两句,就挂断电话了。

掩面而思。果然,我们总是把最差的脾气留给了最亲近的人,在生人面前却面带微笑,毕恭毕敬。安静下来之后,我醍醐灌顶一般,才想起来第一次使用微信红包是需要支付密码,绑定账户相关的,妈妈并没有开通那个功能,所以一直发不了红包。那么,到底是谁笨呢?

春季期间,爸爸妈妈最享受的时光就是和我那18个月大的小外甥一起玩儿。一老一小,玩得很开心,画面满是温柔暖心,欢声笑语一片和谐。我们都输了,输给了一个不足两岁的小孩——毫无耐心地将焦躁,愤怒全部喷向了父母——而在多年以前,父母却是那样温柔耐心,满心欢喜地看着我们第一次爬行,第一次站起来,第一次用筷子吃饭,尽管弄得全身都是米饭,尽管把地板整得面目全非,可是他们心里却是幸福的。而如今,我们似乎失去了这种温柔耐心的能力。

低徊愧人子。

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拿起手机,给妈妈打个电话,告诉她为什么总是发不了红包,这事儿不能怪她,是我做错了。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