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时光 2017-05-12
 
张金刚
 

“你有多久没有朗读了?”董卿一问,勾起了太多美好的回忆与现实的思索。

记得上次正儿八经的朗读,是在两年前。县里成立广播电台,我应邀策划一档乡土文学作品朗读节目,意欲借此展示县里文学创作成果,提升听众文化素养,凝聚热爱家乡的情怀。首期录播,我被请进了录音棚。

话筒前,我表面上镇定自若,内心却心潮澎湃。开栏第一读,我的朗读对节目质量、影响、定位,至关重要。导播示意,音量上推;翻开书本,清嗓朗读:“木条纵横交错,构成方格木窗,镶嵌在略显颓坯的土墙内……”由紧张到放松到自然,深情朗读了我创作的散文《方格老窗》,完成了节目的首场和我朗读的首秀。

节目播出,我坐在夜色朦胧的楼顶,凝望故乡的方向,伴着电波中流淌的配乐朗读,思绪在童年记忆、录播情形、现实生活间来回切换,感慨万千。稍后,微信如潮,点赞鼓励的、评点指正的、表达共鸣的;短短一段朗读,收获着感动、认可和友谊。后因工作繁忙,未再录播;却时常听着播音员的朗读,亲近文字、舒缓压力。

充其量,那次朗读只是玩票儿、抛砖引玉,谈不上讲究。最难忘的,当属课堂内高声朗读的上学时代。老师声情并茂地领读,我们如一群学话的鹦鹉,一句句跟读,稚嫩的童声在校园朗朗回荡,引得村里干活的乡亲父老也坐在校门口,休憩、静听。每当此时,我们朗读得更加欢实,课文必读,连数学、自然、思想品德也要扯着嗓子朗读,读个畅快。

当年最崩溃的,是在课文最后赫然出现“朗读并背诵全文”,一时如五雷轰顶。于是,不等老师开讲,便早早朗读、背诵。《春》《论语》《为人民服务》《岳阳楼记》……诸多古今中外的经典篇目,伴我从童年到少年到青年,走过了无数个书香弥漫的清晨与夜晚,溶进了一生的记忆。

或许基于无数人心中“朗读课文”的情结,一档名为《那些年,我们一起读过的课文》的节目,一经在“中国之声”推出,便吸粉无数,我亦然。一篇课文,一段朗读,引我穿越回青葱年代的菁菁校园,几度欢笑、几度哽咽、几度泪流,朗读悠悠、往事悠悠、岁月悠悠。

初中同学二十年聚会,请当年的语文老师讲话。一张口,众人皆惊:就是这个朗读腔儿。激情满满地朗读完他亲手写下的祝福、鼓励,我们掌声雷动,一起回忆语文老师的朗读风采。他手捧课本,在教室踱步,忘情、抑扬顿挫地朗读:周总理,我们的好总理,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诗情荡漾,老师的深情也在荡漾,荡漾在教室校园、树林山岗,荡漾在我的心中。

朗读真能改变生活。受早年文学朗读的启蒙,我爱上了写作,出了文集。一日,县电视台的播音员小非找我:“想把您最优秀的文章,朗读出来,制成音频,不知可否授权。”我欣然应允,并受此启发开通了公众号“飞鸟的小窝”,开设了专属栏目“非常夜读”,很受欢迎。小非在读文章,我却在“忆时光”。忆辛勤写作的点点滴滴,忆辛苦经历的酸甜苦辣。日后,我也将参与进来,自己写作、自己朗读,岂不是乐事一桩!

忘了从何时起,“听朗读”成了我和妻睡前的必修课。夜深人静,彼此打开有朗读音频的公众号,精选钟爱的文章,静静聆听,慢慢入睡,有时竟跟读一段。渐渐,我自觉眼晴不再疲惫,睡眠质量好转;我俩的文学修养、生活情趣、处世态度大有长进;平淡的烟火生活,也因“朗读”变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

《朗读者》,现已是周六的锁定节目,全家收看,其乐融融。生性敏感的我,更愿在段段讲述中,随朗读者一起品味令人感动的那年时光;更愿在段段朗读中,寻找共鸣、开启心智、善待生活,用心创造若干年后可以资讲述、朗读、分享的无悔时光。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