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里期盼一场雨 2017-03-17

淡年

 

我的故乡位于内蒙古东南部,那里十年九旱,人们对雨有着特殊的感情。

有时,春雨来得特别迟,母亲便会发出长长的叹息声,也能听见奶奶跪在神像面前祈雨的话语。母亲说要是这春雨下迟了,耽搁了播种,会影响一年的收成。奶奶说庄稼人就是靠雨活着呢。那时我虽不懂大人们的话,但对于雨的情感,已经植入到我的心里了。

儿时我就爱上了雨,对于第一场春雨,印象特别深刻。春雨来临之前,天空阴沉沉的,云朵也不像冬日那样似见非见,它有了清晰的轮廓,颜色也深浅不一,好像离地面更近了,上面像是挂满了水滴。我仿佛感受到了雨的气息,它就要来临。

第一滴雨终于雨落下来了,掉在了我的额头上。我惊叫着跑进屋子,告诉母亲下雨了,母亲就像家里来了客人一样,赶忙出门迎接这第一场春雨。奶奶这时便会唱:“鱼儿离不开水呀,瓜儿离不开秧……”人们喜悦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就好像天上落下来的不是雨,也不是油,而是一个个掷地有声的钱币。

这雨落在地上的感觉是美的,是妙的。雨滴刚一落地,土粒就聚拢过来,将雨滴紧紧抱住,好像在说:“终于等到你了。”雨滴立刻变成一个个湿润的小土球。雨滴落在门前的石板上,放大了好几倍,就像朵朵瞬间绽放的鲜花,闪耀一下便没了影踪,像是被口渴的石板吸掉了。有时我不知它落到了那里,只是听见“吧啦,吧啦”地响声,应该是落在屋顶、树梢、田野,或者是人们渴望的心里了吧。

等到土粒喝饱,石板吸足,大地开始变得润了起来。土地变成了巧克力的颜色,杨树透出了绿,杏树变得暗红,就连房顶的瓦仿佛都动了情。一切都像醉酒般,舒展着慵懒的身体。蚯蚓的腥味,青蒿的馨香,蒲公英的甜味……全从大地的毛孔里散发出来。

屋檐下,正有千千万万双渴望的眼睛在望着天空,盯着这雨。母亲对我说:“快到雨里去,浇浇长大个子。”我挽起袖子,抬起头,展开双臂,站在了雨中央。“叭”一个雨点落在了我的胳膊上,感觉凉凉的,润润的,很舒爽。

后来,我眯起双眼,目不转睛地望着远方,天空中有无数条闪亮的雨丝划下来,它就像一个个被实现的美好愿望,这些愿望定是属于那些辛勤劳作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在这个春天,想必家乡的每一个人,都在期盼一场春雨的到来吧。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