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 家乡情 2017-03-07
 
胡凌志
 

我的家坐落在江南的一个小镇上。因是鱼米之乡,加之依山傍海,改革开放以来乡民们凭借着自己的劳动也早早奔向了小康。自我小时候起,原本浓厚的年味便逐渐消散了。因为衣食无忧,无论是多了几道菜的年夜饭,还是一两件新衣服抑或是转瞬即逝的压岁钱,都不能勾起我的兴致。年,逐渐成为了假期的代名词。

直到那天,我离开家乡,孤身一人在合肥求学。虽然有舒适宜人的寝室,可口美味的饮食以及学校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却依然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家乡。半年的离别,令我思乡心切。那一刻,看着取票口的长龙,看着候车室摩肩接踵的人们,顿时产生了一种会心的共鸣。是啊,人是要有个家的。家是远方游子的牵挂,是经历了喧闹的宁静的港湾。

年最重要的内涵无非是团圆。无论是除夕晚上齐聚一堂收看春晚,还是新年伊始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无不传达了人们对于久别重逢的喜悦。中华民族是一个喜欢热闹的民族,张灯结彩的街道,摆满了年货的年市,深刻地彰显出农耕文明的印记。中华民族还是一个喜爱回忆过去的民族。在我的家乡,每逢过年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祭祀活动。其名尚不可考,但是其形式令人记忆深刻。首先家人要打扫庭院,在其中安放一张大桌。然后便要准备一桌丰盛的宴席,用器具整齐陈列在桌上,点上三根香烛。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环节,家中的每个成员都要在灶台边向先祖祈福,表达自己对新年的期许。我仍旧记得,每次我的祈祷都是“身体健康,学习进步,情感顺畅”,现在想来,阖家团圆便是最大的幸福。

可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短暂的相聚意味着更加长久的离别。大学给予了我们更加广阔的视野,我们不会苟且于家乡的一隅,都有着走向世界的殷切希望。正如我们绝大多数学长学姐一般,若干年后,我们可能在北美的一个城市,抑或在西欧的一角。我们也许汲汲于功名,甚至连过年回家看看也成了一种奢望。如今我们也许厌恶这喧闹的鞭炮声,他日在异国他乡的宁静夜晚,又何尝不会因思乡而潸然泪下呢?

年,这个中华传统,在我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是华夏区别于西洋的重要特征。而对于中华文化的认同,指引了无数海外游子回国工作,成为了不飞走的金凤凰。而如今,在西方文化的冲击下,年味愈发消散,年轻人甚至要在除夕和情人节撞车时“艰难”抉择。爱祖国,首先要爱祖国的文化,确立了坚定的信仰,才能更好地学习科学文化。希望中华特色的历法和具有农耕特色的年可以永远传承下去。

在除夕夜的鞭炮声中,我陷入了沉思。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