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项科研任务
58级2系校友 阮耀钟

1963年我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科大)刚毕业,就独立承担了一项国防科研任务,那时我才二十四、五岁,胡子还不多,常言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怎么能把国防任务交给一个大学刚毕业、“嘴上无毛”的人呢?还得先从科大的特点说起。

我毕业于科大技术物理系(即现在的物理系,以下称物理系)低温物理专业,是我们国家首届低温物理专业毕业生。科大是1958年中国科学院创办的,为“两弹一星”服务是当时创办科大的一个主要目的。大家知道,“嫦娥一号”火箭的燃料是液氢和液氧,液氢和液氧的温度分别是摄氏零下253度和183度。并且“嫦娥一号”在太空飞行时,太空温度更冷,接近摄氏零下273度。在这么低的温度下,材料的许多性质都会发生想象不到的变化。大家都知道,材料的各项性质都与温度有关,在摄氏零下200多度,材料的性质会怎样变化,务必研究清楚。并且在低温下还会出现超导和超流等特殊现象,更值得研究。以上这些就是我们低温物理专业要研究的内容。当时国内其它大学都还没有低温物理专业,科大的低温物理专业在国内高校中属于首创。当年科大所设立的许多专业都是国内其它大学所没有的又是两弹一星不可缺少的尖端科学技术,这是科大的第一个特点。

科大的第二个特点是“全院办校,所系结合”,这也是国内其它高校所不能及的。我所学的低温物理专业,虽然在国内高校中是前所没有的,但是有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的低温研究室做坚强后盾。我们所有的专业课都是物理所低温研究室的研究人员来给我们讲的,比如我们国家低温界的鼻祖洪朝生先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当年称为学部委员)以及曾泽培先生、管惟炎先生都亲自给我们讲专业课。

不仅我们的专业课是国内其它高校望尘莫及的,而且我们的专业实验同样也是其它高校望尘莫及的。我们58级还没有专业实验,因为当时专业实验室尚未建成。物理所为了给我们物理系建专业实验室,专门腾出来一座二层楼的小红楼,在物理所的大楼旁边,大家都叫它小红楼,我们下迁合肥前就一直在这座小红楼工作。

当年科大是五年制,最后一学期是做毕业论文,我们58级多数学生到物理所做毕业论文,少数同学在物理所专家指导下建专业实验室。我们低温物理专业的所有专业实验全是在物理所曾泽培先生的指导下建的。筹建专业实验室所用的仪器设备全是从物理所器材处领的,物理所还支援了一名车工和一名钳工,承担筹建专业实验室所需的金加工,所系结合简直就是所系一家。我们专业开设的专业实验不仅是国内其它所有高校都没有的,并且所有的专业实验都可以说是一个个科研项目,在当时都是国内最先进的。比如,气体温度计,低温热导测量和低温比热测量等实验,都是当时国内最先进的。

我科大毕业留校后,系里让我带59级学生的低温物理专业实验,为了熟悉这些实验,我看了相关的文献和资料,并且系常务副主任黄有幸又让我到北京钢铁学院听一位教授讲的有关实验误差分析方面的讲座,我也收益不少。我在带59级专业实验前,先给学生讲一节课的实验误差,赵忠贤院士事后还常常学我的浙江普通话,跟我开玩笑。

大约是1964年上半年,二机部来了个人找我,说他们需要测量一种材料在低温下的热导率,但这种材料不能送外单位测量,要我为二机部研制一套低温热导测量装置。因为我带过59级学生的低温热导实验,又看过些文献资料,心里有点底,我问了他们的要求之后,觉得可以承担,最后问他准确度要多高。

他说:“百分之一”

我说:“电学测量准确度达到百分之一很容易,但是热学测量准确度要达到百分之一非常难。低温热导率测量我最高只能达到百分之五,百分之一的准确度我做不到,你只好另请高明。”

于是这位二机部的同志就走了。但我知道,热导率测量准确度要达到百分之一,不仅低温热导测量不可能,常温热导测量也不可能;热导率测量准确度要达到百分之一,不仅国内做不到,并且国际上也达不到。

大概是过一个多月,二机部这位同志又来找我了,说:“这项任务还是请你承担吧。”当时我当然很清楚,我知道他在国内转了一大圈,找不到比我更高明的才又来找我的。因为当时国内能承担这项任务的单位屈指可数,我本可以狠狠地敲他一笔,但我真是太老实了,连研究经费都没要,我就把二机部的这个国防任务接下来了。因为对我来说相当于排一个难度和精度更高的专业实验而已,以前排所有实验,需要的器材就到物理所去领好了,根本没有钱和经费的概念。我只所以能接这样的国防任务,靠的就是前面说的科大的二大特点。

   我接了这个任务之后,开始物理系派了一位59级磁学专业留校的黄美清同学,作为我的助手。所以我和黄美清都没去参加“四清”。66年文革开始后,学校的教学和科研都被迫停止。但科学院研究所工作比学校稍为正常些,67年3月我感到自己不是搞政治的料,以搞这项国防任务为借口,与科学院化学所合作,继续这项科研。化学所先后派了几位同志参加,但都不是从事低温测量的,实际上仍是以我为主。化学所同志对我的误差分析与设计很佩服,我答应二机部的测量准确度为百分之五,为了保险起见,我按百分之三的准确度设计,对于温度控制、温度测量、温差测量等精度,以及各项漏热都严格按设计要求,再加上原来在科大念书时的“三严”训练,工作每一步都做得很扎实,最后用标准样品检验,低温热导测量装置的准确度达到百分之三,达到设计要求,高于当初答应二机部的要求,在当年是国内最高水平了。1978年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化学所把这项研究成果上报科学院,并得了个“全国科学大会奖”,所以我也捡了个“全国科学大会奖”。

大学刚毕业我之所以敢独立承担国防任务,靠的就是科大的“创新”和“全院办校,所系结合”这二个特点。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编者有所删选)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