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50年前北京的大雪
58级2系校友 薛啸宙

前天,Jerry的奶奶从北京打电话来,说北京大雪,Jerry正在大院里打雪仗,还告诉我北京的气温已是零下10度。接电话那天,上海的气温是零上10度,但我是尝过北京冬天和北京大雪的滋味的,于是想起了我刚去北京上学时的第一个冬天。

那是50年前的事了,那年的雪多大,我是没有数据的,反正从我们男生住的解放军政治学院出门,到玉泉路19号学校的食堂吃早饭,足足走了有20分钟,而平时走这段路不会超过5分钟。当然夜里下了大雪是主要原因,十字路口的交警岗台已经被雪盖得不见台阶,我们不是踩在雪上,而是踩着前面同学在厚雪上踩出的窟窿一步一步往前走,那雪已接近我的膝盖。我和一些同学嫌前面走得慢,便踩着旁边没踩过的雪,深一脚浅一脚插一脚拔一脚往前走,走到这一列同学的前面,方才发现一位残疾同学走在头里,是原子能系的一位同学,他的双下肢都截去一段,平时走路就十分不便,在那么深的“雪窝”里一脚一脚前行,真难为他了(这位同学不知现在在哪里)。

听气象台报告,这次的雪是北京三十年来(没说五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北京的最低温度达零下16度,而我在北京经历过更低的温度。那时年轻,每天早晨一起床,穿着棉毛裤衫外出长跑,从玉泉路跑过永定路,到五棵松301医院再折回。有一回老杭(惠生)领着我们出操,经过学校大门口,我见传达室门口挂着一支温度计,便跑上前去看多少度,一看,零下18度!

北京,包括北方,再冷,一进屋总还是暖和的,有暖气,晚上睡觉只盖一条薄被子。回到南方,屋里屋外一样冷,反倒受不了。我在北京上了几年学,寒假回常州,冻得我晚上盖三条被子还冷,那时曾想,我小时候是怎么度过这样冷的冬天的?

寒潮扫过北京,接着就要南下了,该轮到我们冷了,等着吧。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