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俺们的“理论班”
58级2系校友 王炽昌
58级校友  王炽昌
 
后排左起:袁继俊、李元恒、李国旺、李福利

前排左起:黄绮、白贵儒、刘建邦、王炽昌、钟战天、黄颂羽、王清月、陈玉连、羊国光(全部穿短裤,心很齐)

 
“理论班”全称应该是“固体理论物理专业”。中国科大原来是五年制,到三年级时要分专业,也是先自己填志愿,最后由系领导决定。我记得一开始技术物理系五八年级(简称5802)只有四个专业:半导体物理、磁学、固体电子学、低温物理。

我一开始分到半导体物理,而且已经开始上课很多周了。一天,系里忽然通知:每个专业抽三个学生,一共12人,组成“固体理论物理专业”,我被抽中了。我现在都忘了,半导体物理除了我还有谁,好像钟战天是的。据说,都要抽学习好的,尤其是外语、数学、物理要学得好,我的学习不能说差,但是最多也是中等,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把我抽到这个班了?!当时都讲政治,这个班党员少,可能因为我是个中共预备党员(我是1961年7月入的党),就把我抽到这个班来了!

这个理论班可能当时是为了中科院物理所的理论室培养的,反正我在中国科大的20年里,这是唯一的一届“理论班”,以后再也没有举办过这样的专业。当时给我们安排了一间小教室,在中科院计算所内楼梯旁的一间小房间,12张小课桌一放,就满满当当的。我们12个人虽然是从四个班抽来的,但是大家很团结,很齐心,学习很努力。做什么事情,有人提议,一商量就做了。

我们的“指导员”是白贵儒老师,他当时也刚毕业,很关心我们。我们有时开“夜车”,他也陪着我们。有一次是“开卷考”,题目很难,到中午吃饭还没有做完,白老师就帮我们打饭来,边吃边做。我们有什么活动,他也积极参加,我们都把他当成大哥哥了。后来他到宁波大学任教,我去宁波时,还去看望他,现在他也该退休了!

两年的专业学习结束了,我们都要毕业了,临分手前我们去游览了颐和园(见图片),爬香山。我们是从后山,在碧云寺附近的一条小路,直接爬到鬼见愁的。五年的学习生活即将结束,大家有些依依不舍,45年过去了,我闭上眼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

毕业分配时,黄绮、陈玉连到了物理所,刘建邦、李元恒到力学所,钟战天到半导体所,王清月到天津大学,黄颂羽到华东化工学院,李国旺到北京钢铁学院,羊国光、袁继俊、李福利和我四人留校。1963年毕业分配工作后,有的就下去锻炼,有的参加“四清”。不久“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有几个同学已经45年没有见面了,听说刘建邦、李元恒在国外,不知道在有生之年,是不是还能见面了!祝福同学们幸福、健康、快乐!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