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苦学习的工人张印乾同志
58级2系校友 幸勇

办公大楼烧开水的张印乾同志,今年五十岁了。这学期他参加了我校业余学校学习。通过短短三个月的学习,他从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和个别字到能写诗歌。在一次作文课上,他以“春雨”为题,写一首歌颂毛主席、歌颂“三个万岁”的诗歌,虽然句子不那么流畅,但基本上能表达出自己的思想感情。

张印乾同志是河北省南宫县人,自幼家庭贫苦,没有读书的机会。由于目不识丁,吃了不少苦头。解放后,他象其他被剥削的劳动人民一样翻了身。十年时间里,他在工作中逐渐认识了一些字,但也只能断断续续的写出一些单字,而且往往写错。今年开春,业余学校招生,他报名参加了高小语文班的学习。新旧社会的对比,使他感受很深。他在“春雨”这首诗歌中写道:“现在,五十岁的人也能上学,这应当感谢共产党和毛主席。”在一次作业上,他根据课文的语句结合自己的感受写道:“想想我在旧社会里,活了三、四十年,别说念书,连饭也吃不饱。孩子们饿得面黄肌瘦,老婆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那种痛苦的日子,挨一天象一年,真是活着不如死了好。”

老张同志每天从早晨六点起床直到晚上10点,不是添煤清炉就是换水扫地,这个锅烧开了又换那个锅,忙着给大家供应开水。可是,他却能抓住空隙的时间来学习。上课时,他很认真听讲。业余学校老师王贵和同志说:“张印乾同志学习很刻苦认真,课堂上能大胆地回答老师的提问,可以说是具有孜孜不倦、踏踏实实的学习态度。”的确,你翻开老张的课堂笔记一看,里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他的地方口音很重,有时读音不准,有些字一时也记不住老师的发音,他便在笔记上注上“业——音叶”。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总是用心地写得很端正,并且充分利用工作空隙时间学习。他的课本就放在烧水房的桌上,一有空即拿起书来念或写,并能结合自己的工作来进行学习。他在烧水房里备有一块小黑板,通过写打开水的通知,也用来进行学习。如现在天气转暖,开水供应量增加,他就在黑板上写道:“家属们,开水许可打一壶。”家属的“属”字一时不会写,便暂时先写一个别字“尸示”来代替,然后再翻书,找到后再改过来。复习时碰上有不懂的生字,便做个记号,等有人来打开水时再问。……

老张同志真是人老心不老。他刻苦学习,努力向上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原载中国科技大学《科大校刊》,1960年5月1日)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