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学苦钻的人——罗永清
58级2系校友 幸勇
当你走进中国科技大学“○五一”工厂焊接车间的时候,你可以看见一位身材魁梧、穿着一身军服的小伙子,笑嘻嘻地来回在各个工作台之间耐心地帮助“学徒”——来自各系的同学,焊接收音机零件。不论同学们提出什么问题,他都耐心解答。在下班之后,或是在星期天,你可以看见他一个人坐在零件储藏库里的桌前,研究着元器件又翻着书。你走进他的工作室,还可以看见十几台大大小小的收音机和一台由变压器、电子管组成的“特殊”整流器,整齐地摆在台架上。壁上挂着三张线路图——两灯的,三灯的和九灯的,这些全是他改制或仿制的。当你看到这些东西之后,一定会想:“这位同志是什么人呢?大概是什么无线电学校毕业的吧?”

这位同志就是大家所熟知的罗永清同志。他没有上过初中,也没有读过什么无线电学校。解放前,他天天给地主放羊。1949年,家乡解放了,他才从奴隶变成了国家的主人。他参加了民兵队又加入了团组织,随后,在区人民政府当通讯员,当会计。这时候,他只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学毕业生。后来,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抗美援朝的时候,他在志愿军里当了一名无线电通讯员。渐渐地,他对无线电发生了兴趣。利用空余时间阅读关于无线电方面的书,并把日常零用钱节省下来买书,买无线电零件,开始进行无线电的装配和研究工作。

最初,他只知道这玩意很有趣,但他什么也不懂,什么整流器啰,变压器啰,调辐啰,高频振荡啰,一点儿也摸不着头脑。于是,他订了一份“无线电”杂志,买来几本参考书,从最基本的“什么叫电流”开始,一步一步深入。有时候,一个问题想了老半天也想不通,泄气了。这时候,他想起过去区委书记说过的话:“在青年团员的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有党的领导,有同志们的帮助,天大的困难也克服得了!”党的教导给了他力量,他又有了劲头了。不懂的问题,他就拿着书本和粉笔,跟同志们共同研究。

1956年的一天傍晚,他终于装成了第一台矿石收音机。他很高兴,同志们也很高兴。接着,他制成了第二台、第三台矿石收音机。

后来,他调到我们学校来工作。这时候,他已是一个共产党员了。最初,他分配在无线电工厂当一个仓库保管员。尽管他过去看了一些书,也装配过矿石收音机,但是连电子管他也见得很少,对许多高级的零件就更不了解了。他认识到:这种被人们认为最简单的保管工作,事实上也不简单。于是,他下决心要进一步钻研业务,参加了业余学习班学习物理、数学等等。现在,你到他的无线电工厂里去,不论你要什么零件,只要有,他马上能从仓库里拿出来,并详细地讲解它的性能、构造、安装和制造过程。

去年国庆之后,他花了两天两夜,第一次装好了三灯和五灯收音机。经过进一步的研究,他还制成一台九灯三用收音机。

这学期,他担任了焊接车间的领导工作。在同学们来劳动前,他就把计划编制好,并向工厂的同志强调指出,要耐心帮助同学,使他们通过劳动得到技术和思想的双丰收。他还苦心钻研,设计出一台只由变压器、电子管组成的整流器,用来代替干电池,一年可以为国家节省五百多元。他还根据扩音器的綫路图设计出两灯和三灯收音机的线路图,大大方便了同学们进行装配。后米,他又根据“中央牌”五灯收音机构造进行改装,效果良好,而且便于焊接。

由于他对工作的认真钻研,技术提高很快,不久前,他已被评为七级技工了。 

(原载中国科学院《科学报》,1959年11月16日)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