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导致我人生转折——纪念母校创立55周年
58级校友 李喜先
1958年夏天,当我在重庆收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就兴奋不已。9月初,一到北京车站,就有校车接我们到玉泉路母校报到。从此,我就在这里进入学习生涯。一开始,我就很喜欢科大的办校方针:“全院办校、所系结合”、“理工结合”、“理实交融”,也颇能接受其教学方针,如贯彻“重、紧、深”的教学思想,即课程设置要重,课时安排要紧,课程内容要深。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使学生获得知识。特别是,科大是我国自己创立的一所新型大学,她充满着新的气息、思想和创新精神;她极力地激励学生要攀登科学的高峰,“迎接永恒的东风(校歌名)”。 

一、人生的“黄金时期”

 正是母校才为我提供了能够获得最多知识的契机,才使我真正进入了人生的第一个“黄金时期”,从而导致了人生的转折点。我虽是科大少数年龄较大的学生之一,学习必定很费力气,但我必须鼓起勇气,从头学起,坚持下去。我很喜爱在地球与空间科学系及其所属空间物理(太空物理)专业学习,正是母校培养起我刻苦学习的毅力,养成了爱学习的习惯和意志。即是说,要在吵杂的环境中,安心思考问题;常带着书,即使无时间看,也不要有时间而无书可看;积累零碎的时间,重复记忆一些外文单词;越是较难的学科,越要狠下功夫;总在想,我比其他学生要费出更多的心力……

正是在母校通过艰苦的毅力磨练,才增进了许多知识;只有经过自我努力,才能获得知识;知识多了,认识水平也就高了。在获得知识中,才使我认识到知识的巨大意义,以致影响了我的思想,形成了一生的一些理念:知识生辉,知识最可靠,成人必有知识。每当我回忆年轻时,就自然地追忆起50多年前在母校校园的时刻,心情特别激动。同窗同学们一个个都老了,我比同届同学还要大81岁,因为我在空军任职了8年,现在已81岁了。岁数越大,就越易回想起童年、青年时的情趣,也更唤起我回忆在母校读书时的那番情景,这就犹如一幅一幅画浮现在脑海里:一早,男生就从当时住在解放军政治学院的院子跑到玉泉路本校做操,早饭后,接着上课;下午,上辅导课、做实验;晚上,上自习,一般都要持续到11点左右,整个教学大楼灯光辉煌。这样,我就在母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长达5年之久。     

 二、扩展知识的时期

1963年,我毕业后就留校任教,并长期从事哨声和低频发射研究。其间,我在昆明太阳物理会上发起,后建立起中国空间科学学会,包括创办《中国空间科学学报》等。同时,参加了“1977年全国科学技术规划”和“中科院空间科学发展规划”的制定等。

1985年,我被调入中科院机关,主要从事远景战略和科技政策研究,其间参加了一系列国家和中科院科技计划的制定,如“国家高技术发展计划(863计划)”、“海洋高技术计划”、“国家攀登计划”、“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的制定;等等。我之所以能参加这一系列计划的制定,要归因于母校赋予了我大量的科学和技术知识;也正是母校为我奠定了大量的基础知识,才使我可能继续地拓展知识,特别是获得跨多学科的知识。    

三、老骥伏枥,志在著述

1993年起,我虽然退休了,但科学研究是终生的事业,永无止境。因此,我立志继续进行适宜的科学研究,并将其结果形成论文和著作:共发表了学术论文70余篇;主著、主编、参与主编,共17部;编著、参与编著共8部;合作译著1本。其中的系列著作:《科学系统论》、《技术系统论》、《工程系统论》、《知识系统论》四书,是我们课题组历时22年研究的专著,现正在将全书精炼成一本英文版《一般知识系统论》。此间,我参与创立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创新战略专委会,并建立课题组将历年的学术活动,再进行系统的扩展、深入的研究,形成了专著《国家创新战略》和《知识创新战略》。

可以说,这是我退休后继续获得知识的“黄金时期”。多年来,相处的朋友们鼓励我:“老骥伏枥,持之不懈。”这是对我最大的鞭策。我想,这些都是母校对我人生产生的影响,为我奠定的知识基础。这一切,只能从母校的培育寻根。

科大地球与空间科学系第一届毕业照   1963年7月19日

1993年科大地球与空间科学系在京师生合影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