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们辛勤培育我们
58级13系校友 王昂生

华罗庚先生教数学

华罗庚先生是中外著名的数学家。我们考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就是冲着这批大师来的,当然,能看到他们已是很高兴了,如果能昕他们上课,那更会喜出望外。幸运的是,我们在这里的确得到了大师们的言传身教。在一年级,严济慈副校长给我们上物理课,后来,华罗庚先生给我们上数学课,赵九章先生不仅给我们上课,更是把我们管到毕业。

华罗庚先生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的系主任,也是中国科学院数学所的所长。他带头来给数学系上课,还给他们上专业课。有幸的是,我们的“高等数学”基础课,曾和数学系一起上,也就是由华罗庚先生上大课。记得每当上数学课时,我总是早早地来到阶梯教室,争取在前边找个好位子,专心致志地听华先生的精辟讲授。五十年过去了,大师们的辛勤培养,让一批批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生成长成才,为中国、为世界做出了重要贡献。

至今,华先生当年给我们讲课的“高等数学”讲稿,还不时闪现在我眼前。

赵九章先生于应用地球物理系

赵九章先生是著名的地球物理学家、气象学家和空间物理学家。他于1933年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 ,1938年获德国柏林大学博士学位,1944 年主持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工作,承担起继竺可桢之后中国现代气象科学奠基的重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赵九章促进组建了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任所长。在他的主持下,该所很快发展成为一个人才济济的科研机构。1955 年赵九章被选聘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56 年任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气象组组长,1958 年和1962 年连续两届当选中国气象学会理事长。

1958 年在赵先生力主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了应用地球物理系,他出任系主任。从此,他用了极大的精力来培养年青一代。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首届应用地球物理系里,设立了空间物理、高层大气和现代气象三个专业,每个专业又设了两到三个专门化。比如现代气象专业里,就设立了人工控制天气专门化和天气动力专门化(相当于小班,每班约30 人) 。这些在国内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兴专业和专门化,设立的目的就是“以便在一段时期内使祖国最急需的、薄弱的、新兴的科学部分迅速赶上先进国家水平” 。两年后,根据国家急需,又设立了地震专业。赵先生动员了中国科学院地球物理研究所最优秀的研究人员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任教,如傅承义、李善邦、秦馨菱、顾震潮、叶笃正等。五十年后,再来回顾这一切,这是何等正确的决定啊!因为,十年后,这批学生就在中国这些新兴领域崭露了头角,二十几年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优秀学生已成为中国这些新兴领域的科研骨干,不少人还成为领军人物。

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园里,我有不少机会得到九章先生的亲切教诲。赵先生为培养学生的科研能力,在系里建立了一些科研小组,他经常亲自来指导。我是人工控制天气科研小组的组长,赵先生把我们抓得很紧。那时,中国正经历严峻的三年困难时期,全国大旱,国家很需要人工增雨。他已去过甘肃指导飞机人工增雨,所以希望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火箭人工增雨能为国家做出贡献。赵九章先生每两周就要来我们科研小组一次,指导我们的研究;每个月各个研究小组在一起,向他汇报工作。不时地,赵先生会指名道姓地说“王昂生,你来讲一讲。”久而久之,我也习惯了赵先生的要求,经常见到赵先生点头做笑的赞许。先生长期的教诲,让我受益终生。

钱学森先生与力学系
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人工增雨火箭研制中,钱学森先生带领的力学系与赵九章先生带领的应用地球物理系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人工增雨火箭弹头的增雨催化剂是由我们人工控制天气研究小组负责,而人工增雨火箭的箭体和燃料则是由力学系研究小组负责。在两位大师的带领下,我们进行了相当长时间的研究,都取得了可喜的进展。虽然,钱学森先生不教我们的课,但在两个系的合作交往中,还是得了他的不少教诲。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力学系同学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玉泉路门口的田野里试放人工增雨火箭的箭体和燃料。当电点火点燃了火箭的燃料后,人工增雨火箭的箭体立即腾空而起,火箭很快升人高空, 然后就见不到火箭的踪迹了。过了一段时间,听说西郊军用机场发现了一枚“不明国籍”的火箭残骸,曾怀疑是敌特的火箭。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多方调查,才证实这就是研制中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人工增雨火箭。因为西郊军用机场不时有中央领导的专机起飞和降落,所以后来的火箭试验就改到远处去了。
 
(本文选自作者《攀登顶峰的崎岖之路——献给攀峰的年青一代》一书)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