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总理言:追忆50年前周总理对我们的谆谆嘱咐
58级12系校友 华庆新

五十年沧桑巨变,留下多少记忆,又忘却几多事情?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五十年间见过多少人,半世纪中又听过多少讲话?但我们,1963年毕业的科大首批毕业生,都还记得周总理1963年在人民大会堂对当年毕业的几万北京高校毕业生的长篇报告。

1963年7月22日(星期一)我们这批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兴奋地搭上大巴,从玉泉路校门口(后来的科学院研究生院,现在更名为中国科学院大学),沿着开阔的长安街一路向东直行开到人民大会堂。我们被分配席地而坐,可谁都没有抱怨,因为我们是来听敬爱的周总理作报告!我恭恭敬敬地作了记录,后来笔记本还被带到美国。两年前退休了,前些天清理陈物时居然发现总理当时的讲话被清楚记录在12x17cm的笔记本上,共七页。我不敢说当时记录全部都对,但肯定记下了所有讲话要点,因为总理讲话清晰亲切、抑扬顿挫、条理分明,在普通话基础上略带上点苏北口音,使我这上海人倍感亲近。近四小时的讲话完毕,应学生的强烈要求,周总理一个一个大厅地缓缓步行,在席地而坐的学生留出的过道中走过,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向毕业生挥手致意。我们都在3-5步的距离看到总理红润的面庞,亲切而坚毅的表情和有力挥动的手臂,这给我们留下毕生难忘的印象。时隔50年,同班同学都已70开外,但都大体记得总理的这次讲话。而有了这记录稿,更让我记起了总理的音容笑貌,记起所说的点点滴滴。

总理虽然是对北京的应届大学毕业生讲话,其实也是在全面阐述教育方针:德智体全面发展;对所有年青人,特别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祖国未来的栋梁充满了殷切期望,也可以说是中国的长者对后辈的期许、寄望,娓娓道来侃侃而谈,拳拳之心溢于言表。当然,人无完人,在下面记录这报告时,我们毋庸讳言,其中有当时的时代烙印,难免有和今天国内时事不合拍者(如其中德育要求的阶级观点、革命观点)。但纵观以前的国家领导人,周总理是一位真心爱护人民、关爱青年、保护干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谋私利的好总理。虽然他也会有缺点、有当时难以避免的过失,还有文革期间的辛酸和无奈。我不想追随孔夫子的‘为尊者讳过’,故意删去什么,还是如实记载还原,相信读者定有公正评断,让历史回归历史!

在德智体全面发展方面,总理讲话可以概括为四个观点、七个学习、两个锻炼,最后又对大学毕业生提出七点要求。分述如下:

德育,四个观点:阶级观点、劳动观点、革命观点、集体观点。其要点如次:

阶级观点:从人类有阶级以来,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转移。实际上苏联的富裕农民代表了新的富农型态,高薪阶层产生了新的阶级,具有剥削性质,它还在生长。问题是党抱什么态度,打击限制还是纵容鼓励。我国也是这样,问题是要打击使之不发展。有了正确的阶级观点,才能有正确的群众观点,不能脱离阶级来看群众。

劳动观点:大学毕业生去劳动是否是简单劳动?没有生产劳动,任何科学技术革新都不可能。要掌握工农业生产劳动也不容易,即使掌握了,也有精益求精,出英雄模范。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必须通过实践才能统一。大学毕业生要参加生产劳动,今年试点,明年推广。现在有四怕:怕苦怕累怕脏怕丢了功课。要培养劳动人民感情,在生产劳动中学习他们的工农感情。

革命观点:革命是新生力量代替旧的力量,新兴阶级代替腐朽阶级。在讲过世界革命后总理还说个人也有革命问题,要进行思想革命,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每个人都有不断革命的问题。

集体观点:社会主义是建立在集体主义基础上,集体主义是作为个人主义对立面的产物出现的。集体主义是现代工业化的产物,我们的集体主义是发展个人才能的,但不是个人主义所主张的。个人和集体出现矛盾时,要个人服从集体利益。有三种态度:一般会先想‘公私两利’;然后是‘先公后私’,这合乎社会主义公民要求;三是学习雷锋的‘公而忘私’,这是少数模范人物的表现。不能一下子要求太高。 

智育,七个学习:学习观点、学汉语、学哲学、学政治经济学、学生产技术、学自然科学、学革命文艺。其要点如下:

学习观点:向群众学、向同事学、向书本学、从生产实践学;要学到老,不能满足。

学汉语:打基础精通学习祖国语言文字、学外语,要一两门精通,也要学数学;

学哲学:这并不单是学文科的事,学科技的也要学哲学,要把哲学通俗化;

学政治经济学:要懂得历史发展的规律,要学历史,要了解经济。

学生产技术:参加生产劳动以前生产方面在学校安排不够,不能光是参加劳动。

学自然科学:钻研自己的学科,参加科学实验,迎头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国家要培养这少数人

学革命文艺:提高革命品质修养,这不仅仅是文娱,也是道德品质修养。

体育,两个锻炼:身体锻炼和精神锻炼是对立统一,要结合起来。要增强体质,要讲卫生,不怕吃苦。要公开宣传生理卫生教育,提倡晚婚节育。

周总理对1963年在北京毕业的大学生提出了七点要求。其实在报告开始,总理就从全国教育方针和形势说起:社会主义的教育方针就是要求德智体全面发展,培养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全国每年2-3%的人口增长,每年递增1500万[当时人口6亿5千万],不可能都进高中甚至初中。今年毕业的大学生是20多万,参加工农业生产的是1480万,升学的只占极少数。我们要想想全国大多数的青年,从这里着眼想想你们的处境、你们的分配。要牢记主席的话:“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很穷的国家。”在讲话最后,总理对大学毕业生提出七点要求:

服从分配,等待安排,会有储备,过好五关。即思想关、政治关、社会关、亲属关、生活关。

要有参加劳动搞好生产的思想准备。

对占10%的师范大学毕业生,要求安心做个好教员。

安心到边疆去,以四海为家。

对分配搞科研的,要求做好科研工作,这是提高我国科学的发展方向。

要学好外语。

走上新工作岗位,要有吃苦耐劳的思想准备,这是最重要的。

难忘总理言 德育仍为先

1958年9月20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开学,1963年7月14日科大举行首届毕业典礼,时任副总理陈毅、聂荣臻以及校长郭沫若等参加了科大首届毕业盛典。五年中,我也由16岁的小孩子成长为人生态度积极端正、打下科学基础知识的青年,被分配到科学院生物物理所,在国内外生物物理领域工作了一辈子。现在与科大初创的1958年相比,学校、社会有天壤之别。但饮水思源,吃水不忘挖井人,摘桃不忘种树人,究根溯源要归功于科大创建人郭老、张劲夫副院长、郁文书记,归功于出名的科学家老师直至刚出校门的助教,也归功于科大所有的行政人员。当然,还有来科大作报告的陈毅、聂荣臻元帅、罗瑞卿副总理……。

中国科技大学是1958年创办的一所理工结合、以理为主的综合性大学,1970年迁至安徽省合肥市,隶属于中国科学院。中国科技大学的第一任校长是当时的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各系的系主任则是科学院各研究所的所长。我们当时生物物理系就是由科学院生物物理所所长贝时璋担任,他也是1948年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或者说中国最早的院士。而许多50年代的著名‘海龟’教授,都来科大授教,汇集了严济慈、华罗庚、钱学森、赵忠尧、郭永怀、赵九章、贝时璋等一批国内最有声望的科学家,建校第二年即被列为全国重点大学应该说1966年文革前,科大的科学教学质量、学术水平和素质都是全国一流的。可是,即使如此,学校对学生的品格教育,始终放在第一位。郭沫若校长提出的“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的校训,就是鼓励学生在品德品格和专业学术上都能全面发展,工作中动手动脑,理论结合实际。

今年是科大结出第一批果实50年的日子,绝大多数1963当年的毕业生都已退休。回首诸多往事,忆及总理讲话,当我们离开他报告的1963年越远,我们就能越深切地体会到他的高瞻远瞩,他的拳拳期望!作为科大首届毕业生,回顾讲话,感触良多,觉得仍有教益。总理在德育中特别强调的对待公私的三种态度‘公私两利’、‘先公后私’、‘公而忘私’。实际是为人处世的三个层次。总理是要求大家坚守的道德底线是‘先公后私’,而号召大家努力学习雷锋的‘公而忘私’。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进行,在人们普遍富裕的同时,道德缺失以致贪腐盛行,说到底都是没有把握好公私关系。不少贪官是‘假公济私’、‘损公肥私’,则完全背离了总理对社会主义公民的基本要求!现在有些搞科研的,本应是‘清水衙门’,高尚职业,但也急功近利、虚华浮躁,甚至假造数据、移花接木、抄袭论文,也都是背离总理要求的道德底线,名利驱使、私心当先!

回想总理在谈到‘思想革命’、培养劳动人民思想感情时,也完全没有拿我们当敌对的‘臭老九’,而是循循善诱地引导,像经历世事的长者提点年青人,毕竟青年知识分子确实有些毛病应该提醒警觉。总理在智育部分也并不是单讲学好本专业业务知识,而先要求我们要有学习观点,再一一列出许多方面,要我们开阔眼界,多学多看。希望大学毕业生全面增长知识,成为了解国家、了解社会、了解世界、了解历史,有些社会科学知识的有用之才。总理要求大家学汉语学外语,也就是要学习外人之长,便于交流,同时不妄自菲薄,不数典忘祖,了解掌握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这些都是总理谆谆期望的年青一代。现在回想,我们听的是总理的句句教诲,背后看到的则是总理对祖国未来的期望。他就像父母对离家走上工作岗位前的子女,在句句叮咛,在事事关怀。我父母对我十分关切,但也没有像周总理这样在毕业走进社会前事无巨细的长谈两小时。现在我也可能有点孤陋寡闻,在周总理这次长谈后,是否还有其他中国总理对大学毕业生作如此长谈?似乎没有。由此,我更加感佩于敬爱的周总理,更体会他的良苦用心!

如果说,科学院、科大(或者说各行各业)主要任务是“出成果出人才”,这就是出德才兼备的人才,而‘德’应是第一位。虽然科大学生中出了院士、科学家,这当然是好应该肯定;然而,人无分贵贱、学无分高下、职不论高低,只要是在自己岗位上刻苦努力勤恳钻研工作的同学,只要在科研或任何工作中有‘咬定青山不放松,任而东西南北中’的坚韧精神,我们都应引以为荣,不以职位高低论短长。

纪念科大成立55周年,纪念我们首届毕业生毕业50周年,铭记总理等领导人的教诲,根本应该牢记:人的一生应以道德养成、品德修为为第一。要想事业有成,就应心正而不邪、意诚而无妄,修身养性,培养高尚品德、完善道德修养。学问多、知识广、职务高,并不等同于品格高尚。生活在高科技时代,专业知识技能确实不可少,但同时道德素养更不可或缺。套用现代名词,有如硬实力与软实力,而品格素养如软实力。一个人能否成功既取决于时代,也取决于自身软硬实力的结合。中华大地出过许多英雄豪杰,现在更有用武之地就这点意义上,我们说:‘人皆可以为尧舜’。中国的科学家能否有成就,既取决于个人聪明才智和努力,更取决于国家的培育支持和组织。过去中国是散沙:1 + 1 < 1。现在应该是: 1 + 1 > 2。关键在团结,在组织。

记得陈毅元帅有次在科大说过:“你们可以不相信社会主义,但你们一定要爱国!”这确是老帅的肺腑之言!而总理一夕谈,对青年学子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寄望于斯,情意真切,永世难忘!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