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尊敬的郭沫若校长
58级2系校友 阮耀钟

我是个音盲,只认识阿拉伯数字1、2、3、4、5…,而不识音符1、2、3、4、5…(哆,来,咪,发,…)。1958年,我高中毕业时,同学相互赠言,有一位同学给我的赠言,我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楼维能(高中毕业后,保送浙江大学,现在杭州)给我的赠言是:“阮耀钟,你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拉琴不会吹笛,将来丰富多彩的共产主义生活怎么过?”1980年我作为访问学者来美国,82年回国,在杭州碰到这位老同学,我对他说:“看来我已不用担心将来丰富多彩的共产主义生活怎么过了,因为,我肯定看不到共产主义了。”

刚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校给我们每人发了张歌谱,是科大校歌,郭沫若作词,吕骥作曲,很多同学一拿到歌谱便能唱,几乎把我这个音盲看傻眼了。城里人真厉害!

开学典礼前,郭老带着吕骥到大礼堂教大家唱校歌。郭老当时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吕骥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同学们争先恐后地争着看郭老,在郭老上台阶时,把郭老的布鞋也踩掉了。

文革前,郭老每学期都要到学校来几趟。郭老平易近人,每次来科大,若在学校用餐,必在学生食堂与同学们一起用餐;与同学们合影,他就席地而坐;……。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于建校30周年之际,在科大东区校园树立的郭沫若铜像(如上面的照片)就是按当年他与科大学生交谈的神情塑造的,亲切慈祥。看现在,有哪个大学校长在学生食堂与同学们一起用过餐?有哪个大学校长与学生合影时,是席地而坐的?每每想到这些,使我更加怀念郭老。

我们在科大念书时,郭老曾送给我们学校一台电影放映机,出钱为我们学校建了个游泳池,还让我们全校学生观看北京人艺演出的《蔡文姬》……。再看现在,不少当官的拼命为自己捞钱,甚至不择手段。想到这些,使我更加怀念郭老。

在安徽这样的条件下,科大能办成这样很不容易,若郭老在天有灵,他看到今天的科大能办得这样,我想他也可以欣慰了,也许他还会安慰我们几句,你们也夠努力了。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