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承宗与中国科大
58级2系校友 阮耀钟

杨承宗总结一生时,谦虚地说:“我这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制备原子弹所需要的铀,第二件事就是在中科大办了一个专业。”1958年9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杨承宗任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系系主任。其他几个系主任,是钱学森、赵九章、贝时璋等。杨承宗在自己领域的学术地位不亚于这些大师。1986年秋,北京召开国际核化学和放射化学会议,闻名世界的法国居里实验室主任莫尼克·帕杰丝教授也在邀请之列。35年前,杨承宗在法国居里实验室研修时,18岁的帕杰丝一直是杨承宗的助手。这次站在北京科学会堂讲坛上,她激动地说:“我的第一位启蒙教授是中国人,他现在就在会场,他叫杨承宗。我将永远感激他!”

中科大校长侯建国在致辞中说杨承宗先生不仅是新中国放射化学的奠基人,为我国放射化学的建立和“两弹一星”工程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还是中国科大的建校元老,是科大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学科的创建者,为科大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1958年中国科大建校时,杨老担任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系系主任,负责全系的课程设置和教师及教学安排,并组建了放射化学教研室。杨老亲自为学生主讲“无机化学”课程,注重传授国际化学前沿知识和创新思维方法,强调学生的动手能力和独立思考能力的培养。他经常教育学生说,“科学就是前沿,科学就是尖端,科学就是创新”。在杨老的领导下,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系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急需的专门人才,许多毕业生后来都成为著名的科学家,为我国的经济和国防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杨老兼任二机部五所副所长之后,由于工作出色,二机部曾三次给杨老发放补贴,杨老都用在了学校的建设上,第一次是为学校建了一个卫生所,第二次是建了一个图书馆,第三次原打算建设放射化学实验室,但因“文革”爆发而被迫中断。

侯建国深情地说,杨承宗先生还是科大二次创业的元勋,与科大相伴相守、不离不弃,为科大的重新崛起做出了杰出的贡献。1970年科大南迁,当时杨老已年近六十,但仍携家带口和学校一起迁到合肥。那是科大最艰难的岁月,杨老不畏艰辛,始终坚持学术研究,培养年轻人才。“文革”结束后,杨老于1977年率先提出在科大建立同步辐射加速器,并在全国自然科学学科规划会议上,与学校领导和青年教师一起积极争取同步辐射项目的立项。最后,中国科大建成了我国第一座同步辐射加速器。1978-1984年,杨老担任科大副校长,为八十年代初学校的快速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此外,杨老还主持创建了学校第一个化学博士点——放射化学博士点,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放射化学人才。

杨承宗先生把自己数十年为新中国科技教育事业奋斗的人生历程,化为几个淡淡的剪影,简约而饱含岁月的厚重。他特别指出:“从1958年中国科大建校到现在,我一直是科大人,我以中国科大为荣。我与科大师生不离不弃地度过了最困难的下迁时光,又一起为科大的二次创业努力拼搏,共同奋斗。我在科大搬迁到安徽后又在科大工作服务了二十五年。”

1978年,杨承宗被任命为中国科大副校长。上任伊始,他就对外语教学进行改革,提出外语教学应以英语为主,全面兼顾。从此,中国科大不仅在全国高校中由俄语向英语转向最快,而且外语成绩多年来一直名列全国高校前茅。

中国第一代放射化学的骨干力量基本都是杨承宗培养出来的。这支队伍逐渐生根发芽,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王方定院士也是杨承宗的学生。在他看来:“先生为核燃料化学卓越贡献,无论怎样评价,都不为高。”

科大建校之初,放射化学和辐射化学系所有的教学大纲、教学计划、任课老师的选择,都是杨承宗亲自编写、亲自确定。他经常对同学们说:“科学就是前沿,科学就是尖端,科学就是创新。”

58级放射化学专业学生俞书勤教授至今还记得,他们进校上的第一堂课即是杨承宗的无机化学课。在课堂上杨先生详细地介绍居里夫人从铀矿中化学分离钋和镭的方法,在黑板上还写下了分离的流程图,深入浅出、概念明确、丝丝入扣。

杨先生说,师者最大的心愿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看到学生超过自己。在科大,他提倡学生敢于指出老师错误的新风。

1970年,科大迁往合肥,杨承宗携家带口来到合肥。他曾在马鞍山南山矿参加劳动,并且长期和师生一起到安徽大学西门外的小院值班,因为那里存放着放射性物质和标准源。为安全起见,放射化学专业的老师要24小时轮流值班,杨承宗从不间断,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坚持步行。多年后,当放射化学专业的学生在北京与老人谈到合肥的巨大变化,他还非常高兴地说:“我还和你们一起去那里拉过砖呢!”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