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先生 您好
58级2系校友 薛啸宙

我的大学毕业论文是在物理所八室做的,导师是室主任吴锡九先生。吴先生是中国半导体事业的开拓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从50年代初开始,国外的许多科学家纷纷回国参加新中国建设(最著名的就是钱学森了),吴先生就是那时从美国回来的。他和黄昆、大王(守武)先生、黄敞、林兰英、成众志等科学家受邀在科学院举办半导体器件短期训练班,讲授半导体理论、晶体管制技术和半导体线路,开始在中国大地上培育半导体事业的成长。吴先生还组织并直接参与了中国第一枚锗晶体管的研制,又与黄敞先生组织物理所计算所的科技人员研制出第一块锗集成电路。吴先生从北京到陕西,一直为中国IC事业的发展辛勤工作。1978年他去了美国。

吴先生早年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电子工程系,听说他当过这所大学中国留学生的学生会主席。可是从我跟他好多年的接触来看,他似乎没太多的政治经验。他不会口若悬河地说教,也不擅运用一般人差不多都会的政治术语,甚至连调侃自己的本事都没有,却经常被好事者调侃(当然基本上都是善意的)。他一门心思做研究,但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让他无所适从。文革开始,他那样的科学家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惑,直到1978年回到22年前他离开的异国。即使这样,吴先生还是惦念着中国,他是惠普中国(HP china)的奠基人,现在是美国柏克莱加大中华国际校友会(Berkeley Chinese Alumni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BCAIA)主席。近年经常往返于中国与美国之间,努力推进中美两国间的科技交流与合作,最近又致力于中美两国间的能源交流与合作。

吴先生脾气很好,极少生气。他只对我发过一次脾气(严格说不能算脾气,只能算埋怨),起因是我为先生打扫办公室时,见他的长书桌上太乱,就按我的习惯将书籍杂志整理一下,大的归大的,小的归小的,一叠一叠整整齐齐排好,谁知吴先生上班坐定以后竟找不到他要的资料,问:“谁整的?”我当然只能承认。从此我再没动过他的书桌。

做论文时,吴先生曾问过我愿不愿意考他的研究生,我因急着工作挣钱,没报考研究生,但仍分在物理所,仍在吴先生手下。后来我们都上了骊山,又先后离开了骊山。几十年不见了,还是常常想起先生的,有时在网上搜索他的信息,知他身体很好,但很忙。我明知道他看见我博客的几率几乎为零,但还是要隔着太平洋喊一声:“吴先生您好,您多保重!”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