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老一辈的教诲
58级2系校友 薛啸宙
1988年9月,科大30校庆时,我去合肥学校参加庆祝活动。到校后我即刻请麦汝奇带我去看望钱临照老师。见到钱老我朝他鞠了个躬,并自报家门是5802的学生。钱老当然不可能记得他那么多学生,但因为有麦汝奇介绍,他也很高兴。
 
耀钟兄撰写了专文回顾了钱老对科大的深厚感情、为科大作出的杰出贡献、对学生的谆谆教诲、对青年教师的悉心爱护。黄绮也在她的回忆文章中道出,钱老不仅是传授知识,更是教授方法,学习的方法,研究的方法,做学问的方法,他告诉我们为将来从事科研工作,现在应该如何去学习、去掌握知识和实验技能。
 
钱老教我们普通物理,他的授课和为人,耀钟兄和黄绮写的已很详尽生动(请大家去看啰)。我印象最深的是钱老讲他在英国磨镜片经历和体会的一席话,它让我懂得任何成功都是由无数个脚踏实地的细节构成的。钱老的教诲让我在几十年的科研生产实践中得益匪浅。
 
说到这样的教诲,想起了在我进物理所后,听老所长陆学善讲的:“搞科研的人总是处在忧虑中,成功后高兴一下,马上又进入新的忧虑之中。”当时听着不完全理解,随着年龄增长,经历的事多了,就越来越体会到陆老这番话的深刻和正确。
 
虽然我离开科大、中科院很久了,但在那里受的教育、熏陶,在我后来的人生中时时影响着我。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