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识郭老------缅怀敬爱的郭沫若校长
58级2系校友 幸勇

中国科技大学第一任校长郭沫若先生 (下称郭老)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考古学家、思想家、革命活动家、古文字学家、诗人、楹联家。他是中国科学院院长,1958年创办了中国科技大学并兼任校长。当年,我考上中国科技大学,有幸成为他的首届学生。这里,我谈几件亲身经历的事,可以感悟到郭老对青年学生的关心和爱护。 

青年学生之友

 我从小喜爱文学。早在中学时代就读过郭老的诗文、书信。对郭老的文学才华非常敬佩。何止是我,周围同学也差不多。记得初中二年级班里举行“个人理想座谈会”,就有同学表示要象郭老那样,当民主文学家(当时郭老是党外民主人士,还担任世界和平理事会理事)。

1955年我考上广东东山中学。高中二年级时,读到《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郭老给上海中学学生一封信,留给我深深的印象。上海中学一位同学(名字记不清了)写信给郭老,大意是说,读了郭老的书,获益匪浅。但是,书的内容有不健康的东西,甚至是糟粕。郭老热情地回信给他。信的大意是说,对我的书,你可以大胆指摘;不过,青年人要多读点书,多学点知识,这样,当你年老后,生活就不会枯燥了。郭老在信中还表示接受那位同学的邀请,有机会一定去上海中学看看美丽的校园。郭老后来有没有去上海中学我不得而知。但是,郭老鼓励青年“多读点书,多学点知识,这样,当你年老后,生活就不会枯燥了”这句话,一直指导我工作、学习50余年。我还用这句话勉励后代。现在,我已是古稀老人了,每天仍坚持读书、看报、上网,笔耕不辍。 

第一次见到郭老

1958年我高中毕业。记得考大学时,每人可以填报9个志愿;我从北填到南,第一个是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接着是武汉、广东的院校,最后一个是佛山师专数理科。但是,我接到的录取通知书却是中国科技大学技术物理系(据说,第一志愿报考清华的同学,有60人调入中科大录取)。后来才知道,中国科技大学是1958年5月份才成立的,当时校址在北京复兴门外玉泉路19号。从录取通知书中知道郭沫若是我们的校长,感到很自豪。

我第一次见到郭老是1958年9月19日。当天早饭后,学校通知各系整队到大礼堂集中,郭老要跟同学们见面。并且宣布一条纪律:郭老进场时,大家可以热烈鼓掌,但不得争着握手。

原来,郭老陪同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吕骥来校,正式公布郭老作词、吕骥作曲的中国科技大学校歌《永恒的东风》。当郭老和吕骥登上讲台时,掌声雷动。吕骥同志是延安抗大校歌的作者。郭老要求中国科技大学师生继承抗大革命优良传统,所以,特请吕骥同志为我校校歌谱曲。郭老陪同吕骥同志走上讲台,笑容满面频频招手。郭老首先向同学们问好,并介绍了吕骥同志,接着讲解了校歌歌词。他用高亢的声音朗诵:“迎接着——永恒的——东——风,……”。我第一次听到郭老抑扬顿挫的、富有激情的声音,太高兴了,不由自主地热烈鼓掌。吕骥同志亲自教我们唱校歌。他一句一句教我们唱曲;接着,一句一句教我们唱词,最后一起大合唱。教唱结束后,同学中不知谁高声建议:“请郭老朗诵诗歌!”同学们长时间热烈鼓掌表示支持。郭老微笑着重新上台。他说:“我朗诵一首李清照的词《声声慢》。现在是大跃进时代,就改为《声声快》吧!”郭老不论讲话或朗诵,都很有激情,声音总是抑扬顿挫,令人听得入神。就说李清照这阕词的词牌吧,郭老用升调念成“声声——慢”。 97个字的双调长词,郭老一字不差地朗诵,出神入化,非常投入。同学们全神贯注地听,实在是一种高雅的艺术享受! 

谆谆教导

郭老倡导建立中国科技大学的目的,就是要“建成社会主义必须发展科学技术,培养出一批又红又专的科技人才。”“红”就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热爱祖国,热爱社会主义;“专”就是掌握先进科学技术,具有建设社会主义的真本领。我们在中国科技大学读书五年,听郭老每次讲话,都贯穿“又红又专”这一主线。后来,郭老把“又红又专”改为“红专并进”。

郭老提出“红专并进”这一主线,首先体现在校歌《永恒的东风》里。“迎接着永恒的东风,把红旗高举起来,插上科学的高峰!”校歌一开头就突出“红专”主题。校歌号召同学们要“刻苦锻炼,辛勤劳动”、“为共产主义事业作先锋”、“红专并进,理实交融,团结互助,活泼英勇”,要向人民学习,向伟大领袖毛泽东学习!

在1958年9月20日中国科技大学开学典礼上,郭老作了题为《继承抗大优良传统前进》的长篇讲话。他把中国科技大学办学指导思想和要求归纳为“三纲”、“五化”。“三纲”是:政治挂帅,党的坚强领导;勤工俭学,教学、研究和生产劳动相结合;抓尖端科学技术,为国家建设事业服务。“五化”是:思想马列化,生活工农化,组织军事化,教学集体化,技能多面化。国务院聂荣臻副总理、人民大学吴玉章副校长、政治学院莫文骅副院长等应邀出席了开学典礼并讲话。时间已经过去半个世纪了,从现在的观点看,郭老建立中国科技大学的指导思想和对师生的要求,即“红专并进”,其主流仍然是正确的。

我最后一次见到郭老是在1963年7月14日中国科大首届1600名学生的毕业典礼上。毕业典礼在政治学院大礼堂举行。郭老作为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科大校长首先在大会上讲话。他首先祝贺同学们“取得了红专并进效果。……已经有了一定的政治思想基础和尖端科学基础”。接着对首届毕业生提出“做党的好儿女”、“做工人阶级知识分子”、“继续勤奋学习,红专并进”等四个希望。他还引用民族英雄林则徐的诗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勉励同学们“大丈夫四海为家”,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最后,郭老朗诵校歌《永恒的东风》歌词结束讲话。国务院副总理陈毅、聂荣臻,教育部部长杨秀峰等应邀出席了毕业典礼并分别讲话。最后在政治学院球场一起照了像。(这张照片非常宝贵,我至今仍保留着)。 

爱生如子

中国科技大学招收的首届学生中,工农子女占绝大多数,郭老非常关心和爱护同学们。

记得入学第一年冬天,有些同学,特别是南方来的、家庭比较困难的同学缺少衣被,郭老知道后,拿出自己的稿费买棉被、棉衣、棉裤给同学们。技术物理系老卢同学不无感慨地回忆:“记得1958年9月9日,当我到达北京玉泉路19号甲时,已身无分文。母校马上解决了我(当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吃饭与住宿等基本生活问题;冬天到了,郭校长捐出自己的稿费,给困难同学买了过冬的棉衣、棉裤和棉鞋……。”

郭老给同学们办事,总是为国家节约,而自己却慷慨解囊。前面提到的毕业典礼,当天午宴,就是郭老拿出自己的稿费开支的。他创作的历史剧《蔡文姬》第一次演出,也是郭老包场请全校师生观看。

郭老对同学们学习生活也很关心。每次来校,再忙都要面见同学,问寒问暖。他常常利用来校开会的机会,找师生谈心,当年母校《科大校刊》常有报道(我是校刊通讯员)。有一次郭老来校开会,没顾得吃午饭,就和郁文书记一起,找来一些同学座谈。郭老详细了解同学们学习情况,并介绍自己年轻时的学习经验。“我专门学过的只是这一门(医学),其他都是东一把西一把的,不成样子。现在,你们学的是尖端科学。学尖端科学就要费脑筋,因此,锻炼身体也很重要。”当他知道有同学患胃病时,忙问:“是胃溃疡,还是什么?”接着,郭老详细说明胃病的起因,叫大家吃饭要细嚼慢咽,不要狼吞虎咽。…… 

结语

 中国科技大学首届毕业生,基本上都分配在中国科学院所属研究所工作(我以第一志愿被分配到上海冶金研究所)。我们一直牢记着郭老在毕业典礼上提出“继续勤奋学习,红专并进”等四点希望,并且身体力行。我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入了党,参与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块集成电路(荣获全国科学大会集体奖)。后来因解决夫妻两地分居调回广东梅州家乡。最早把集成电路、微电脑、智能布线等先进技术引进梅州山区开发应用,主持研制成功集成电路数字巡检机等产品。现在,我们可以自豪地说,中国科技大学毕业的学子,一直迎接着永恒的东风,高举红旗攀登科学高峰,没有辜负郭沫若校长和老师们的期望!

 郭老呕心沥血创办的中国科技大学已经50周年了。50年来,在校师生和走出校门的学子,始终牢记郭校长“继承抗大传统”、“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等教导,在各自岗位上“为共产主义事业作先锋”。1971年学校搬迁到合肥后,教学和生活条件较差,师生们团结奋进,艰苦创业,仍年年出科技成果、出人才,并成功首创了中国少年大学班。许多毕业生在工作过程中有发明创造。例如,国内外最广泛使用的电脑汉字输入法——“王码”,其发明者就是中国科技大学毕业的王永民。据报道,从中国科技大学培养出来的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就有30多人!中国科技大学越办越好,在国内名列前矛,在世界上也享有盛名。在庆祝母校建校50周年之际,我们由衷感谢创始人、第一任校长郭沫若先生。郭老啊,我们永远怀念您!有诗为证: 

世纪文豪睿智捐,振兴科技育群贤;

 一星两弹扬天下,谱写中华励志篇!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