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科大人

黄吉虎:中国科大近代力学系教授,1938年生,浙江省湖州市人,1958年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力学系。在科大求学五年期间师从我国已故的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先生,也曾得到严济慈、吴有训、华罗庚、吴仲华、吴承康等多位名师指点。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从事返回式卫星重入大气层烧蚀问题的研究。1970年随校迁往合肥,曾筹建和领导精密机械与精密仪器系、热科学和能源工程系,开设并讲授《燃烧学》、《喷气发动机原理》、《航天技术概论》等多门课程。黄吉虎教授曾多次参与我国的火箭研制和卫星发射工作,并亲临发射现场;他的科研成果曾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是著名的火箭动力专家。黄吉虎教授已在全国著名高校和中学作学术和科普报告两百多场,曾荣获“全国优秀科技辅导员”的光荣称号,也是安徽省委党校的特聘教授。

原先录取在清华

黄吉虎是1958年中国科大的首届学生,但是一开始他是被录在清华大学,因为他在填志愿时,志愿表上还没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是1958年6月12号中央开会通过成立的,而当年志愿填报是在6月4号到9号,填报志愿时中国科大还没有成立,表格里没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这个名字。高考之后,黄吉虎被清华大学录取了,收到了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中国科大成立之后,只有上海、北京、天津几个地方的生源可以更改志愿,其它各省都来不及改,所以一开始只有那三个地方有学生填报中国科大。之后,还有一部分学生从其它学校被调拨进中国科大,就这样,黄吉虎被调拨到中国科大。

深厚的同学谊 难忘的师生情

当年,58级同学之间的感情非常亲密。“我是从南方来的,当时也比较贫寒,我父亲当时工资是一个月36块钱,要养全家兄弟姐妹四个。”初到北京,黄吉虎只带了一条秋裤和一条薄的棉裤。而北京在11左右就相当冷了,穿着一条单裤的黄吉虎经常会冷得发抖。同学宗逸先是带工资上学的,他把一条棉毛裤送给了黄吉虎,“那一段时间我都感到很温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我到现在都还是很感激他。”

不仅同学之间相互关心,老师对学生也很关心。黄吉虎是光着脚丫子进科大的。“其实《爱在天际》里的董彗星是好多科大学子的缩影,我的鞋也是学校领导安排系里面给我买的。”去上学的时候,黄吉虎只有一条被子,没有褥子。党支部书记就向学校提出来,说学生生活条件贫寒。后来,郭沫若校长拿出自己的钱给学生做了一批被子。学校里面还有一些领导是从部队里面回来的,他们就想办法从部队里弄了一些黄军装,黄棉袄,给生活贫困的学生。所以那个时候,有很多同学都是穿着黄色军装过冬的。

难忘钱学森先生

“大学里面影响我们最深的就是我们系主任——钱学森先生”,黄吉虎说,钱先生非常爱学生,作为系主任的他管的也很具体。钱学森先生把最好的老师请来给学生们上课,钱先生自己亲自上的《星际航天概论》,郭永怀讲授《边界处的流体力学》,严济慈讲授数学,还有吴承康、吴文静等等一批大师。

“钱先生看到同学有困难时总会伸出援助之手”,让黄吉虎印象最深的是钱先生用自己的稿费给同学们买计算尺。那个时候,计算尺可以用来算平方开方,如果没有计算尺就只能查数学用表,但是非常花时间。一把计算尺在当时很贵,至少要十几块钱,而学生一个月的伙食费只有十二块五毛钱。

一个班里面有二三十多个人,而有计算尺的人就只有八九个人,同学们只能等有计算尺的人做完以后才能互相借用。钱学森知道此事后,就用自己的稿费给学校买了一批计算尺,一共用了11550块钱,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

钱学森在学习上也给了同学们很大帮助,“他教我们怎么写毕业论文,亲自给我们作报告。”黄吉虎回忆到。大学第一年,钱先生就带领同学们研制小火箭,搞脉冲发动器。不仅如此,钱学森在上课的时也会给大家讲一些国际前沿的研究成果,开阔学生们的视野,对国际动态的了解,增加同学们的自信心。“钱学森先生一生爱国、严谨、求真、创新。这些东西不仅仅影响了我们一代人,而是几代人。”

“科大给我的影响很大,所以我鼓励我的子女都上科大。现在我们一家是五个科大人,我大女儿,大女婿,小女儿、小女婿都是科大的。”黄老师骄傲地说。

 

页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