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科大的故事”征文:我挑着木箱上科大 2019-10-24

1958级 林德应

时光飞快地流逝,六十载光阴一晃而过,想起1958年上科大的情景,还是历历在目。八月的一天,我在田间种菜,走在附近大路上的邻居喊我,说是街上有我一封信,我快步走去拿,拆开一看,是我的科大入学通知书,我非常高兴。但我母亲说:北京那么远,你又没有出过远门,走丢了怎么办?再说家里又没有钱,怎么上学。还好,大队书记知道这件事以后,借给我60元钱,这样就有钱上学了。上学时,我挑着担子,一头是木箱,装着衣服等,一头是棉被,高高兴兴上学去了。从福建农村老家到北京,历时5天。

郭沫若先生是当时科大校长,他时常来学校看望大家,有时会拿出1万多元钱,给同学们加餐,我们自然吃得兴高采烈。郭校长有时还会亲自去食堂看望学生,有一次有个同学说:郭校长,您一来学校,食堂就吃得特别好,你走了,就没有这么好了,郭校长听了,只是笑一笑。那时,国家给每个学生发生活补助费,每人每月15元。伙食费每人每月交12.5元,剩下的2.5元作零用。那时的钱很大,每月12.5元的伙食费,可以吃得很好,大概顶得过现在的800-1000元。

那时候有缘听过许多科学前辈的讲课和报告,至今难忘。钱学森先生是首任力学系主任,他有时间就给全校师生做报告,因为机会难得,我每次都会去认真听讲。那时候我还自学了钱学森先生在美国论著的《工程控制论》,很受启发,增长了不少高科技知识。严济慈先生教我们普通物理课,有时他也会给全校师生做物理专业方面的报告。华罗庚先生是数学系主任,我也听过他的讲课。我是无线电电子学系的,系主任是科学院电子所所长顾德欢先生。陈芳允先生是我们电子课程老师,他是863计划的四个倡导者之一,后来是我国卫星系统的总设计师,以前在英国留学,担任过马可尼公司的工程师。吴有训先生是我们普通物理课教师,以前留学欧洲,是国际有名的物理学家,他讲课生动、活泼、有趣,我们很喜欢听他上课。这些科技老前辈风格各异的讲课,给我和同学们了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让我们受益匪浅。

郁文先生是当时科大党委书记。他为人宽厚,政治水平很高。60年代经济困难时,大学生每人每月只供应半斤糖果,记得有个同学在宿舍,趁别人不在,把其他同学放在抽屉里的糖果吃了一些,刚好碰上这个同学回宿舍敲门,他害怕被发现,就从2楼窗口跳了下去,还好只是受了点轻伤。这事在学校造成很不好的影响。郁文书记在做全校报告中提到这事,他说:国家经济困难,难免发生这类事情,这个同学跳窗下去是很不应该的,实在太危险了,只要承认错误就行了,只要稍加批评教育,以后改正就行了,不要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不要给予处分,更不要乱上纲上线。

科大当时的学制是5年,前3年上基础课:主要是普通物理,普通化学,高等数学,机械制图,3大力学:电动力学,理论力学,量子力学。接着上1年半专业课,我学的专业课是:微波,天线,电波传播等。5年级下学期做毕业设计。那是1963年上半年,我在科学院电子所天线室做毕业设计。室主任曾献泽对我的毕业设计比较满意。他要我毕业后留在电子所工作,这样我就高兴地留在了电子所工作。

在科大5年有序、紧张、努力的学习,我掌握了扎扎实实的理工科基础知识,使我以后在航天部的高科技工作中得心应手、非常顺畅。当时,党中央战略决策,要搞卫星、导弹、核潜艇等高科技战略性武器,需要电子技术专业的人才。1965年底,我所在的电子所集体并入航天部。之后,我参与完成了国家许多卫星地面站的自动跟踪天线系统的电子设计工作,受到了航天部的表彰,也算为国家建设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