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科大的故事"征文:科大的门道 2018-09-19

佚名


1970年,在北京办学刚刚12年的中国科大因“备战”所需,奉中央指令外迁办学。还没有选好落脚之处的科大人开始匆忙南下,在多个省市间几经辗转、困顿不堪,最后落脚合肥,在原合肥师范学院校址办学,就是今天的科大东校区。
来肥之后,中国科大在合肥开枝散叶,已发展出了东西南北中五个校区,不久的将来,可能还会再增加一个新校区。事业发展了,校区增加了,门道自然也更多了。
先说门。仅科大东区就有大大小小九个校门,所以校长也常被戏称为“九门提督”。这九个门里,最出名的自然是“老北门”。2017年6月,新华社以“解码中国科大”为题,连续发出4条长篇通讯并配发评论员文章,用3万字的篇幅,细细盘点了这所大学的前世今生和耀眼成就。文章里就专门提到“老北门”:如今在科大校园,还有一座由硕大紫藤缠绕的“老北门”——这原是合肥师范学院的校门,曾是科大最瞩目的标志建筑,尽管“老北门”作为校门的功能已经不存在了,但这里承载着科大人的集体记忆。这扇门,既迎来了一所大学,也打开了合肥的新篇章。“老北门”其实毫无美感,典型的四个门垛加个横梁,一中两侧的三门格局,唯一可以称道的就是前文提到的这一株紫藤,据称有200来年,堪称合肥之最,春天里繁花绕门,也算给所承载的记忆增添了不少情怀。
再说道。从老北门进来,是这几年比较火的樱花大道,花开时节,观者拥堵。美则美也,但毕竟太短,大门两侧全算上也不过百米左右。曾有媒体称之为“合肥最美樱花”,这应该是对科大的偏爱了。   
如今,大学校园越来越气派,巍峨的校门和笔直的中轴大道已经成为“标配”。然而科大却一直没有这样的门道。“老北门”在科大南北中轴线上,可是这条中轴线难得百米的平直畅通,若要走完,必要飞檐走壁、攀树越池方可。今天的主校门开在金寨路上,进了主校门却是一条丁字路,短短几十米后要么向左要么向右。这种格局,在国内大学中,也算独此一家了。其实,这里也有门道可言,站在丁字路头,前后左右皆有说法:向左可达第一教学楼,是为人才培养;向右为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研究中心,直指科技创新;向前穿过草坪有郭沫若广场和校风碑,可以理解为文化传承;向后则是高科技广场,自然就是社会服务了。但是,老科大人会告诉你,真正的门道并不在这里,而在于校门和门前的马路。校门取正南正北向,门前的金寨路却是西南东北走向,正南正北的门,配上西南东北的路,被科大人笑称为“歪门斜道”。        在科大还有许多这样没有门道却登堂入室的事。
第一教学楼门前两条纵横交错的路,两侧树木繁盛,成了飞鸟天堂,尤其春秋之际的傍晚,百鸟归巢,叽叽喳喳好不热闹,鸟粪也如雨降落,此时穿行其下则免不了被鸟粪所袭。所以有一个说法是没有被鸟粪砸中的人,不算科大人。因为这两条路分别经过少年班学院和第一教学楼,坊间就将这两条路戏称为天使(天屎)路和勤奋(禽粪)路。不知始于何时,校方索性直接采用了坊间的命名,把“天使路”“勤奋路”在学校官方发布的校园地图上予以认定。
科大这许多年以来一直坚持不扩招,本科生的招生规模稳定在1860左右,“1860”已被成为“科大常数”。究其原因,科大人不愿意用“精品办学”“规模适度”之类的理念来解释,而是因为科大的礼堂只有1800余个座位,不扩招就是为了保证每年新生开学典礼人人有坐。有一年的毕业典礼上,校长居然在讲话中也这么说,算是官方认可、传言坐实了。 
科大给外界的印象是以理工学科见长,本科生全部面向理工科招生,这些年在低温超导、量子通信、纳米材料等领域产出了一批很牛的成果,还建设了一大批名称很拗口的实验装置、实验室,比如强耦合量子材料实验室、反场箍缩磁约束聚变装置等。校内一些楼宇的命名、简称也都土得掉渣,比如18层大楼、老图、新图、东活,不仅大家私下里这么叫,校方正式的会议通知也这么写。貌似有那么点不讲究人文。
大学发展的门道是很高深的学问,科大自然也有自己的门道。这样一所大学,体量不大、学科不全,所处的城市也不够发达,培养的学子却遍布五洲,产出的科研成果屡屡世界领先。在旁观者看来,是“神一般”的存在,用研究者的话说,是对科学规律的足够尊重。但对科大人来说,既没有“神一般”的感觉,也没有刻意考虑过规律的事,不过读书就是读书,育人就是育人,科研就是科研罢了。
一以贯之的坚持,起自本心、恣意生长而又和这个校园浑然天成的精神,承载记忆的草木楼台、飞鸟落叶,是科大校园应有的风物,也是科大的门道之所在。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