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日报】赶超一流的创新之路 2018-09-11

9月20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将迎来建校60周年。60年来,中科大秉承“红专并进、理实交融”的精神,为国家培养了众多科技领军人才,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科技成果——


红专并进一甲子,科教报国六十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60年来,钱学森、郭永怀等老一辈功勋科学家,始终激励着科大人砥砺奋进,从为“两弹一星”培养尖端人才,到“墨子号”“悟空号”等科研成果的产出,再到“少年班”等精英教育逐步结出硕果,中科大始终勇于创新、敢于超越、力争一流,为科技强国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家国情怀和科学精神,是科大精神的两大支柱。”在中科大首场“科教报国60年”科大精神系列报告会上,该校原党委书记郭传杰认为,科大精神的独特魅力,支撑着科大人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忘初心、追求卓越。


千生一院士


人才培养,是大学的核心使命,“千生一院士”的成绩单,足以让中科大引以为傲。自创校以来,中科大每1000名本科毕业生中就产生1名院士、700多名硕士博士,这一比例居全国高校之首。其毕业生当选院士不仅比例高,而且还经常能够“创纪录”,如中科院院士潘建伟、谢毅,均是当选时全国最年轻的院士。而潘建伟师生三人同获菲涅尔奖,则成了该校人才培养的一段佳话。


今年3月,世界顶级学术期刊《自然》连续刊登了中科大2010级严济慈物理英才班毕业生、现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博的曹原同学的两篇文章,介绍曹原及其团队在石墨烯超导领域的重大发现,引发媒体的广泛关注和社会的广泛赞誉。22岁就能获得如此傲人的成绩并非偶然,这与他在中科大的学习、成长经历密切相关,而曹原也只是中科大人才培养质量之高的一则案例而已。


今年8月,2018年度国家杰出青年、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建议资助项目申请人名单揭晓,全国分别有200位、400位学者分别入选,其中本科毕业于中科大的学者分别有16人、23人之多,入选人数均居全国高校之首,并远超其他高校。国家杰青学者堪称国家基础研究的“梦之队”,目前中科院60岁以下的内地院士中,八成以上曾获得“国家杰青”基金资助。在引进海归人才的国家“青年千人计划”中,这一比例同样令人惊叹。截至2017年底,国家“青年千人计划”共引进3567名青年人才,其中中科大毕业校友达到357名,每10名“青千”中就有1人毕业于中科大。


著名教育家梅贻琦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中科大“千生一院士”的人才培养成绩,与该校众多学术大师的存在关系甚大。目前,中科大拥有在岗两院院士23位、万人计划领军人才17位、长期千人计划专家28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9位、国家杰青学者110位。近5年来,该校有7人当选两院院士、21人入选长江学者、50人入选国家杰青学者。


亮剑跃前沿


7月初,中科大潘建伟院士团队通过调控6个光子的偏振、路径和轨道角动量3个自由度,在国际上首次实现18个光量子比特的纠缠,刷新了所有物理体系中最大纠缠态制备的世界纪录。该成果可进一步应用于大尺度、高效率量子信息技术,表明我国继续在国际上引领多体纠缠的研究。实际上,20年来,潘建伟团队一直在国际上引领着多光子纠缠和干涉度量的发展。


创新之门一旦打开,便一发不可收拾。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上天、世界首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诞生、世界首条千公里级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开通……中科大在世界量子科技前沿屡获突破,特别是“墨子号”先后被写进2017年新年贺词和十九大报告,成为我国近年来科技创新的代表性成果。去年12月,国际权威学术期刊《自然》公布2017年度十大科学人物,潘建伟榜上有名。中科院院长白春礼认为,“墨子号”系列成果赢得了巨大国际声誉,标志着我国量子通信领域的研究在国际上达到“全面领先”的优势地位。


量子通信系列成果,只是中科大在世界前沿亮剑的一个代表性领域。中科大实现世界最高分辨率单分子拉曼成像、铁基高温超导成果问鼎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号”BGO量能器研制成功……近年来,中科大在单分子研究、高温超导、新型材料等多个前沿科学领域频频亮剑,在科技创新的路上屡次助力实现“国家超越”。


一个个跳跃的数字,印证着创新的实力。自2000年以来,中科大共获得国家级科技奖励39项,包括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2项、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主导完成的成果入选两院院士评选的世界十大科技进展新闻1次、中国十大科技进展新闻17次,《科学》《自然》杂志评选的年度十大科学进展各1次,国际物理学重大进展6次,中国科学十大进展14次。世界著名的基本科学指标数据库相关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中科大化学、物理学、材料科学、工程学等13个学科进入世界前1%学科,论文篇均被引连续七年保持全国高校第一。


风骨永承续


“60年来,中科大取得了非常辉煌的成果。希望未来的60年,中科大不仅仅是成为中国科学家的摇篮,也成为世界科学家的摇篮,我们将培养更多能够在世界上起带领作用的学术带头人。”郭光灿院士笑言,中科大今年建校60年,而他有57年呆在科大,是学校名副其实的“老人”。在他看来,有历史担当和科学追求,是中科大赢得“尊敬”的根本。


“红专并进、理实交融”,是中科大校训。“矢量有长度,有方向,二者缺一不可。红是方向,专则是长度。一个人方向错了,做再大努力也是徒劳。而方向正确,却不够努力,同样不会成功。”“两弹一星”元勋钱三强,对校训有着自己的解读。郭光灿认为,“红”就是对国家、对时代的担当,要把国家的事、民族的事放在心上,当前努力实现中国梦就是“红”;“专”表现在科学精神和科学能力,既要有追求科学的执著精神,又要有攀登高峰的卓越能力。在中科大,无论是老一辈科学大师钱学森、郭永怀,还是当前的潘建伟等科学家,都在实践着这一校训。


这里能安放一张安静的书桌,这里自由探索的氛围令人神往,这里教授最大、领导都是“服务员”,这里“柔性考核”对教授“不打扰”,这就是中科大最独特的地方,也是中科大最吸引人的地方。从事高温超导研究的陈仙辉院士,1998年起在中科大任教授,此后10年里没拿出重要成果,但学校从未批评或苛责过他。2008年,他率领团队在国际上首次获得临界温度达到43K(-230.15℃)的铁基化合物超导体,成果入选当年“世界十大科技进展”,相关研究成果与中科院物理所合作获得2013年度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


宽松、宽容的“不打扰”,既表现在对教授的柔性考核,让教授们不必在考核指挥棒下“跳舞”,又表现在对科学家自由探索的鼓励,支持“奇思妙想”生根发芽。蜘蛛丝为何具有那么好的力学性能?最近,中科大马明明课题组受蜘蛛丝的有序结构和纺丝方法的启发,研制出一种高性能和低成本的弹性可拉伸导电水凝胶纤维,可用于开发基于纺织材料的可拉伸电子器件。公鸡行走时为何颠脖子?该校工程学院梁海弋教授的“古怪”想法,竟然得到学校经费支持。他最终研究发现,公鸡颠脖子能让眼睛更精准定位目标,这个成果被应用于机器人目标跟踪技术中。


“在中科大,科学家的独特视角和科学品味,总能得到尊重。”中科大发改办主任罗喜胜坦言。“原创性越强的东西,最后变成产业化技术的时候,它的推动力越大。”中科大科研部部长傅尧说,围绕国家使命、关注国家需求和崇尚原始创新、鼓励自由探索,是中科大一直以来的传统,他们将继续沿着这一路子走下去,力争早日建成独具中国特色、科大风格的世界一流大学。


安徽日报2018年9月11日

http://app.ahrb.com.cn/amucsite//pad/index.html#/detail/68246?site2


     
中国科大新闻网
中国科大官方微博
中国科大官方微信

Copyright 2007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版权所有 Email:news@ustc.edu.cn

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承办: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96号 邮编:230026